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大猫说精品小说 > 古典架空 > 如意事 > 第674章 因果

如意事 第674章 因果

作者:非10 分类:古典架空 更新时间:2021-07-22 10:15:28 来源:紫幽阁

“……”见他转身便欲离去,齐郧县主不可置信地摇了摇头,父皇为何能如何狠心!

就因为她不是亲生的吗!

可这是她能够选择的吗?!

“凭什么!”她手掌撑着地站起身来,红着眼睛死死钉着昭真帝的背影,颤声质问道:“我的出身我无法选择,你们瞒了我这么多年我也无法选择,得知真相更非我的选择!难道我便只能如一具木偶皮影,由你们牵着走,接受你们强加给我的一切吗!”

昭真帝闻言脚下微顿,却未曾回头。

“谁也无法选择自己的出身,但行恶事,却是你自己的选择,当下的一切也恰恰正是你所选择的结果——朕亦承认当初与你母亲之间的决定于你多有影响,彼时你尚未出世,在此之上确是朕思虑不周。故而你的过错,朕理应要担下一半,今将你平安送回密州,此后你我之间便再无相欠。”

齐郧县主哭着咬牙切齿地道:“所以,我还要感激父皇待我手下留情,赏我县主之位对吗!父皇罚我且罢,却又将我的身世宣之于众……我做了十五年的谢桑没人问我愿意与否,如今父皇说收回便收回,又可曾考虑过我半分吗!”

“收回你的身份,是为了让你心存敬畏,约束己行,不可再以谢家人的权势妄行恶举!今后你回了密州,身边之人便是你安身立命的根本,唯有善待他们,你方能走下去。这个道理,朕望你能谨记于心。”

“我不要听这些!我不要回密州!”齐郧县主猛地将剪刀抵在脖颈前,“父皇若不肯让我留下,那我宁可一死!”

昭真帝闭了闭眼睛,却仍未回头。

“你与朕既已互不相欠,那你的命从今后便只是你自己的。至于这条命要如何用,是弃是留,亦由你全权做主。”

言毕,便大步离去。

看着那离去的背影,齐郧县主哭喊着道:“那女儿现在便死给您看!”

然而视线中,那道高大的背影却无片刻停留。

她紧握着剪刀就要往脖颈里刺去,然而锋利的刀尖刚触到皮肉,疼痛感袭来的一瞬,却叫她再没勇气刺下去。

许多事情真正做起来并不是那么容易的。

齐郧县主哭着重重摔下了剪刀,人也跌坐在地。

“就为了一个许家,一个许明意……便要弃我于不顾!”

若此番她动的人不是许明意,父皇当真还能如此狠心吗!

听着女孩子满含悲戾的哭声,一名侍女走上前去,弯身要将人扶起。

“滚!都给本宫滚出去!”

齐郧县主抬手将人甩开,怒声骂道:“统统给本宫滚!”

侍女应声是,后退两步,垂眼无声冷笑。

看来县主是半点也未将陛下方才的忠告听进耳中啊。

可真的是,太不懂得替自己积福了……

一个不再姓谢,同陛下毫无血缘瓜葛,犯了过错,又得罪了东阳王府的人,当真以为自己还能像从前一样任性跋扈,且旁人皆只有忍着的份儿吗?

侍女退出内殿,看向一旁跛着脚慢慢走来的太监。

而后,二人一同朝着廊下正安排着密州之行的管事太监走去。

接下来数日,玉粹宫中没有片刻安宁——齐郧县主或闹着自缢,或是绝食不进茶水,又或是要强闯出去,屡次大闹不止。

饶是如此,玉粹宫的宫门却始终紧闭着。

直到三日后,齐郧县主被两名身强力壮的嬷嬷送进了前往密州的马车之中。

同行的还有申氏,相较之下,她所在的马车内便安静得多了,除了不时传出的忽高忽低地自语声之外,几乎再无其它响动。

上路十日余,齐郧县主似乎是没了力气,也似乎是慢慢看清了现实,终于不再试图挣扎逃走。

这一日天色初亮,一行人经过一夜的休整之后,继续北上赶路。

齐郧县主被扶上马车之后,便闭着眼睛坐在那里靠着车壁,因急剧消瘦而显得棱角尖锐的一张脸上满是阴戾之气,再不见了半分这般年纪的少女该有的明媚颜色。

车马行至正午时分,一行十余人停了下来歇息。

那两名身形高壮的嬷嬷早已在马车里窝得浑身憋屈,刚一停车,二人便先行下去了,口中边埋怨着:“十多日了,才只走了一半的路程,我这浑身都颠得要散了架了!……且越往北越是不成样子,昨日路过那集市竟连块儿肉饼都买不着!这风刮在脸上,跟刀子剌似得……真到了那密州,还不知究竟是个什么鸡不生蛋的去处!”

“行了,说话仔细些……”

“怕得什么?此时离京城已有千里远了!摊上这等苦差事,还不许人说两句了?”

说着,回头看了一眼马车的方向,愈发觉得憋闷烦躁。

若摊上个懂事些的还好,偏偏这是个折腾的主儿,半点自知之明都没有,还当自个儿是谢家的公主呢!

待到了密州,且有她苦头吃的!

两名婆子在车外喝罢水吃了干粮,有心想要多磨会儿工夫,又跑去了不远处的林子里方便。

车中,一名内监半跪在那里,正将一盏茶送到齐郧县主面前:“县主,您大半日都没进水了。”

齐郧县主睁开眼睛,密州女子本就生得五官轮廓深邃,此时那双眼眶因消瘦便愈显凹陷,并一双眼珠满布着红血丝,直直地看过来,便有几分阴恻恻之感。

那内监头又低了几分,将茶盏递近了些:“县主请用茶。”

齐郧县主抿直着嘴唇接过茶盏,她半点也不想进水进食,可身体的本能在此,她不想死。

然而下一瞬,那盏茶便被她猛地摔在了内监的身上。

“本宫不喜喝热茶,你是没长耳朵吗!”

派个什么人伺候她不好,偏偏找个瘸条腿的废物!

内监没有躲开那盏茶,任由茶水浸透衣袍,只面无表情地又倒了一盏,往齐郧县主面前送。

看着这张没有表情的脸,与那盏分明冒着热汽的烫茶,齐郧县主心头升起怒火,正要发作时,却见那内监缓缓直起了身来,朝她靠近着,而后猛地倾身,将那盏茶抵在了她的嘴边!

那茶水滚烫,她伸手便要去推开,却被一旁的侍女牢牢制住了双手。

“你们……唔……!”

那内监一手捏着她的下颌,一手将那茶水往她口中灌着,因离得过近而放大的一张脸上满是恨意:“县主因一盏温热适中的茶水,便险些要了奴一条命,奴想着怎么也该让县主尝尝什么才是真正的烫茶……!”

齐郧县主瞪大了眼睛看着那张脸——是那个此前被她杖责的太监?

他竟然没死吗!

可是又怎会出现在此处,随她一同去密州?!

滚热的茶水还在继续灌着,她被动地吞咽着,挣扎着。

一盏茶被灌了半盏,那侍女竟又提起一旁的茶壶来。

她呛得无法呼吸间,只听那侍女在耳边一字一顿地道:“不知县主可还记得被您杖死的那个宫女么?那是婢子的亲妹妹……县主想要谁的命便要谁的命,自是不会留意我等这些低贱卑微的奴婢……但奴婢们却是真真切切地惦记着县主您的,此番我二人可是特意求了掌事太监,再三表了对县主的忠心耿耿,这才得以随县主一同回密州……”

“本不想这么早便送县主走的,但这一路来,眼看着县主实在不算安分,终日将打杀挂在嘴边,待到了密州还不知是何情形……奴婢们为了保命,便也只能提早送县主上路了!”

这是什么意思!

想要害她性命吗!

还是说……这茶水中有毒?!

齐郧县主心中大惊,拼力反抗却无济于事。

“这砒霜是昨日在集镇上的一位挑货郎手里买来的,实在称不上是什么好东西,料想吃下去得遭一番罪的,虽说是委屈县主了,却恰也能叫县主好好尝尝这生不如死的滋味……”

砒霜?!

齐郧县主一时分不清那灼痛感究竟是滚烫茶水所致还是其它,她瞪大的眼睛一双瞳孔紧缩,除了震怒之外更多的是慌乱恐惧。

茶壶被侍女移开,满脸茶水的她想要说些什么,口鼻却被太监拿迎枕死死地捂住。

怎么敢……

他们怎么敢!

那侍女像是猜到了她的想法,冷笑着道:“这一行十余人,哪个不曾被县主迁怒过,县主该不会以为,还会有人替您鸣不平吧?”

“再者说了,县主多番有寻死之举,谁知您究竟是怎么死的……”

“……”

余下的话,齐郧县主再听不清了。

她挣扎的动作渐渐弱下,靠枕刚被移开,她试图喊人,然而一张嘴便有鲜血自嘴角溢出。

肺腑间仿佛有烈火在烤灼,疼得她再难发出完整的声音。

“扑通!”

她挣扎着歪倒在车内,身体扑砸在了茶几上。

那侍女和内监大致将痕迹抹去——

“不好了……快,县主服毒了!快来人!”

众人闻声连忙围了过来。

行李中自不可能备有解毒的药,且当下也不清楚这是服了什么毒。

只能驾车往前方赶去,勉强在天黑之前来到了一处镇子上,寻得了一名郎中。

然而毒药太重,又耽搁许久,郎中一瞧便摇了头。

砒霜之毒,往往不会立即要人性命,毒发十二时辰内,七孔流血之际,尚有知觉者皆是。

齐郧县主是在翌日天色初亮之时才真正断了气息。

客栈内,昔日玉坤宫的掌事嬷嬷十指冰凉地取过一件披风,将女孩子死相可怖的面容覆上。

她回到隔壁房中,对着那坐在梳妆台前的人哑声道:“夫人,县主走了……”

“她死了?”申氏梳发的动作一顿,却是轻笑一声:“死了好啊,她死了,王爷就不会再因她而厌弃我了!没了这个贱种,我便能配得上王爷了!”

说着,忽地站起身来:“咱们现在就回去找王爷!”

“夫人……”

“不……不对,不行。”申氏手中的木梳掉落,忽然摸向小腹:“没了这个孩子,王爷就更不会看我了……不行!”

“她不能死!她还不能死!”

“那是我的桑儿,我的桑儿……”

赤足披发的申氏神色大骇,当即要往房外跑去。

深秋时节北地已有寒意,她光着脚踩在冰冷的地砖上,恍惚间,只觉得自己又回到了十五年前的那个雪夜。

她得一直跑,一直跑……

王爷就在前面,她只要一直跑,就能见到王爷了!

……

齐郧县主的死讯传回京城,已是半月后的事情。

许明意得知此事之时,微微有些意外。

但也算是在意料之中,只是没想到会来得这样快,竟连密州都没能抵达,人在途中便没了。

一个满身骄纵戾气,却没什么真正手段的人,在失去了权势的庇护之下,若不改变性情处事,下场如何不难猜测——

出身无法抉择,但影响命运的不单是出身,更有言行二字。

言行间,可定因果。

至于此前陛下对齐郧县主的处罚,是同她祖父商议过后的决定。一则,依大庆律,伤人未遂者本就罪不至死,至多是杖责后流放。

二来,对方到底也同皇上做了十五年的父女,纵然不论有无感情,也还需顾忌朝臣与百姓的看法——皇上初登宝座,又有废帝嗜杀残暴不顾亲情的先例在前,若对申氏和齐郧县主的处罚半点余地也不曾留,在别有居心之人的利用推动下,新帝怕是要落得一个用罢即弃、刻薄寡情的名声。

一国之君的名声不单是一人的名声,往往还关乎着民心社稷安稳。

所以,那个女孩子本在时局之下谋得了一条还算安稳的生路,却终究未能把握得住。

对方身上具体发生了什么,她不清楚,但想来总归逃不脱言行因果四字。

许明意摸了摸天目的秃头,不再多想此事。

“姑娘姑娘!”

阿葵从外面快步回来,行礼罢,便凑到她耳边道:“老太爷要带二老爷去定南王府了!”

许明意眼睛一亮,立时起身。

“快,帮我更衣——”

这样重要的热闹,说什么也不能错过!

她这厢急匆匆地更衣梳发,刚算收拾妥当,许明时便寻了过来。

男孩子是给她送消息来了。

报信之余,又隐晦地表示,若她实在想跟过去,又怕一个人太招眼的话,他也是可以勉为其难地陪她一起过去的——虽然他本身并不是那种喜欢凑热闹的人!

许明意接受了他这勉为其难的提议。

于是,姐弟二人带着天目,跟在自家祖父和二叔后面,一同去往了定南王府。

许明时和同样“不爱凑热闹”的吴然凑在了一起琢磨此事。

许明意则去了世子夫人徐氏院中。

徐氏不时便要使人去往外书房打听……哦不,送茶水点心。

待婢女一经折返,徐氏便要连忙询问前方战况——

“谈得如何了?”

“没吵起来吧?”

“世子有没有多嘴误事?”

许明意也有些紧张——毕竟自家二叔虽一把年纪了,却是头一遭议亲。

但年纪大也有年纪大的好处,多了个亲自参与的话语权,此时二叔和吴姑母也都在场,当着二人的面,想来两位老爷子应当也会稍有收敛。

相较之下,天目则一幅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此时正暗戳戳地走到正吃食的天椒和天福身边,伸着脑袋就要往人家两口子的饭碗里凑,一幅“给我尝尝什么味儿”的模样。

结果却是险些挨了挠。

于是,便有了大鸟被两只猫儿满屋追杀,鸟毛猫毛乱飞的情景。

一片混战中,又有侍女快步而归,带回了最新军报——

“应是商定了,两位王爷都出来了!”

“说是还要留下用饭呢!”

徐氏和许明意闻言不由大喜。

这必是成了!

成是必然的。

实则今日两家相谈,谈的并非是是否要结亲,结亲早已是板上钉钉之事,关键便在于,这亲要如何结——

毕竟吴景盈是进过宫做过皇后的,身份总归与旁人不同。

而吴氏又一贯重体面二字,其中分寸要如何把握,皆是需要细细商议权衡的。

定南王起初提议,可叫二人改了身份,去过隐居自在日子,也不必理会诸多议论。

东阳王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却是道——改得什么身份,既要结亲,便要光明正大地结!

他许家娶儿媳妇,三书六礼,诸人见证,大摆宴席,一个都不能少!

至于最终采纳了哪位老爷子的主意,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三日之后,明御史于早朝之上进言提议,国之初立,应施行包容宽松之新政,譬如——鼓励妇人再嫁。

对此,昭真帝大为赞成,并当场表示,哪位爱卿家中若有符合条件的,可带头做个表率;

没有条件的,也可以试着创造条件——自家闺女在夫家过的不顺心?接回来和离再嫁嘛!

一时间,朝堂之上,家里有闺女的官员纷纷露出思索之色,而娶了对方闺女做媳妇的不免个个自危,生怕一个不走运便会被亲家拿来做政绩。

而叫众人不曾料到的是,最先做了表率的竟会是那两家——

东阳王亲自登门提亲,要替家中次子求娶定南王的次女!

许多人起初甚至没能立即反应得过来,许家有个一把年纪还没娶妻的二老爷许昀,自是人尽皆知之事,可……定南王的次女?

这是哪个?

竟也没嫁么?

怎没印象呢?

待细细捋一捋,方才恍然——哦!好家伙,是曾做过皇后的那个次女!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