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大猫说精品小说 > 古典架空 > 如意事 > 第683章 大结局(上)

如意事 第683章 大结局(上)

作者:非10 分类:古典架空 更新时间:2021-07-31 11:11:30 来源:紫幽阁

一行女眷忙出了熹园而去,又使了仆从丫鬟搬来了两折檀木落地屏风,挡在月洞门外。

如此张罗忙活一番,还未来得及细细商议对策,便听仆从来禀,道是前头已经闯过了大门,往此处来了。

“怎地这样快!”

“还当至少也能拦上个小半时辰呢!”

这满打满算的,也不过两刻钟而已!

但实在也不能怪东阳王府的人不卖力——

那来传话的小厮大致说明了前院的战况经过。

论起力气,东阳王府的人自是不在话下,秦五云六亲自带人将两扇大门堵得严严实实。

随行而来的一应官员、平日里在朝中最是有头脸的解首辅一行,隔着大门极耐心有礼地同秦五等人打着商量。

见对方如此讲究,显是放不下朝廷颜面架子,不敢有什么过激之举,秦五不免就放松了几分警惕——

孰料,就在此时,一行身手矫健的缉事卫与太子军中之人,竟是伺机翻墙而入,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我方纵然再如何强悍,却又怎耐得过对方里应外合?

“这损招儿也不知是哪个出的!多半就是你家老解吧!”

“可不能污人清白,依我看倒像是江太傅呢!”

又有人问:“武的不成,那文的呢?”

“对对对,不是还有世子和二老爷么!”

“我家二老爷倒是亲自出面了的……”那传话的小厮笑得十分勉强,“可今日来得不单有解首辅,江太傅,明御史,各部尚书,还有内阁大学士余大人,曹郎中等人!”

这阵势,说是将大庆建朝以来所有的状元郎都聚在一处了也不为过!

这才是真真正正的有备而来!

他家二老爷再如何,那也寡不敌众啊!

女眷们闻言又笑闹着相互算起账来,说着哪家的老爷出力最多,竟拖了她们的后腿,灭了自家威风。

“行了行了,现如今哪里是内讧的时候!人都到跟前了!”

“咱们可得争气些,将这道门儿给拦紧了才行!”

“可不能叫他们轻易闯了进去……”

“都得牢记此前许二老爷迎亲时的教训!待会儿莫要再中了计!”

“这话说的,岂能在一条道儿上绊倒两回?这两架屏风莫不是白设的不成?”

任他们如何使计,反正不看不接招儿便是了!

“来了来了……!”

一阵嘈杂声传来,众女眷们连忙打起了精神。

有不信邪的小丫头扒在屏风旁悄悄看去,一眼瞧见那走在最前头迎面走来之人,当即呼吸一窒,赶忙就缩回了屏风后——果然……果然是不能瞧的!

都说这位太子殿下乃天人之姿,同许姑娘乃天造地设……今日一见,方知传言非戏言!

“诸位夫人未免太过戒备,怎还至于在此处拦下屏风?莫非我等还能硬闯不成?”

一行官员拥簇着皇太子来至月洞门前,见得这一幕,不由叹息道。

“防得可不止是硬闯!”有夫人笑道:“我且先问上一句,诸位今日是作何来了?”

这一问在规矩俗礼之内。

“自是替太子殿下迎亲而来!”

也有军中之人扯着嗓子中气十足且憨厚地答道:“帮我家殿下娶媳妇来了!”

这是个少年的声音。

四下大笑起来。

一片笑音中,玉风郡主透过两扇屏风之间的间隙看去,只见是一名身穿束袖圆领袍的少年站在前头,身形笔挺魁梧,肤色偏黑,带着一身浑然天成的莽气。

听得女眷们问了一句又一问,对面之人皆是对答如流,玉风郡主轻笑一声,也开了口——

“我也有几句话想要问一问太子殿下。”她语气悠悠地道:“我家昭昭嫁与你之后,家中之事,谁来当家做主?”

此言一出,四下略略一静。

这话放在寻常人家嫁娶,问上一问倒是无妨,可今日这门亲事可是皇家娶媳妇……

也就是这位玉风郡主问得出来了!

但也因是这位郡主,无论问出多么不着调的问题来,也不叫人觉得如何意外。

如此稍一反应过来,气氛便恢复如常,只当个玩笑话来听而已。

下一刻,只听那位太子殿下答道:“事无大小,能者居之。”

众人便笑着附和起来。

这答案模棱两可,却也足以揭过这个无甚意义的问题。

然而,紧接着,又听那道声音说道:“昭昭比我聪慧,亦比我见识独到,胸襟宽广——诸事自该由她做主。”

这个回答让四下顿时喧闹起来。

惊叹声,笑声,混作一团。

“好!好!”敬王世子带头抚掌叫好。

有官员笑着摇头。

纵然是场面话,太子殿下此言,可谓亦是给足了许家和太子妃体面。

江太傅眼中的笑意却意味深长。

屏风后,玉风郡主再次提问:“那我再问殿下,待我家昭昭成了太子妃之后,殿下打算纳几位侧妃美人来侍奉她左右?”

这个问题颇具迷惑性。

谢无恙却答得毫无迟疑——

“侍奉太子妃之事自有一应宫人在,我此生唯昭昭一人,断无再立侧妃之可能。”

不同于上个一个问题带来的喧闹,这个回答让四下静了一静。

哦,倒也不全是静的……

裘彩儿便忍不住尖叫了一声,双手死死攥着身前衣襟,激动得两眼泪花。

她的心情,试问有谁能懂?

在场之人,几乎谁也没料到会听到这样一个答案。

今日虽是来迎亲,可到底是堂堂太子,若遇到不愿回答的问题,回避掉即可,左右那么多官员在,还怕应付不了这小小场面吗?

可偏偏他正面答了,且是如此回答!

大婚当日,又当着众人的面,此言是与允诺没有区别了!

可……此生唯太子妃一人?

现如今只是太子且罢,往后若是……

可断无这样的先例!

不,也不能说是没有先例的……

抛开数百年前大靖朝的那对帝后不说——

当今陛下可不就是个死活不愿选妃的么!

合着闹了半天,当爹的这是在给儿子打样儿呢!

先将路给蹚平了……也省得日后做臣子的不好接受!

如此一想,陛下可真是太贴心了……

意识到这一点,众大臣们的心情格外复杂。

但到底是大喜之日,也不宜说出煞风景的话来——且这里可是东阳王府,这个时候站出来提异议……

他们可不想今日刚吃罢太子的喜宴,不日便换众人来自家吃席!

且现下太子也只是说说而已,待真正坐上了那个位置,平衡各方势力,子嗣问题……这些都是需要思虑的。

殊不知,这些问题谢无恙早已细思过。

既是决定要娶,便不可能是稀里糊涂。

不知身世之前,他便有此决定,知晓身世之后,亦无一日更改。

平衡势力,本就不该牵扯后宫与无辜女子。且有比较才有纷争,不患寡而患不均,若从一开始诸人便断此念想,将心思尽放在前朝之上,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一条路走起来如何,总要真正做了才知道。

至于子嗣——

他与昭昭会有自己的孩子。

纵然没有,或昭昭不愿生子也无妨。

不是还有敬王世子吗?

据说前不久还有一名女子带着娃娃暗中找上了敬王府的门——

想必日后敬王府中子嗣定能十分丰厚。

如此之下,他借一个两个有资质的来养,这要求也不算过分吧?

但这些退路只在心中明白即可,自是不宜过早言明。

总归都是他与昭昭的私事,一切且走且看,也不必同外人交待太多。

而他今日有此言,正是为了免去日后诸多不必要的进言。

“答得好,不愧是我谢家男儿!”不同于其他人的模糊表态,玉风郡主十分满意。

众女眷惊诧过后,更多的是艳羡。

也有几名正值十五六的女孩子悄悄失落着,家中都曾隐隐约约对她们提起过太子侧妃之位,今日见了这位太子殿下又惊为天人,这般年纪之下不免也就生出了些幻想来。

但到底也只是尚未来得及扎根的想法,因此,这不值一提的失落很快便被四下的喜气冲散了去。

都是娇养着长大,读过书的女孩子,自有自己的骄傲在,话已当众挑明,又有谁会甘心去做多余的那个人?

况且,那日春狩,许家姑娘夺得首胜的画面,至今还印在她们的脑海中。

许姑娘用实际行动在告诉她们,女孩子也可以有自己的想法,不该只于后宅之中相互争强好胜扯头花,将好处白白都让给男人们——

她们尊重着许姑娘。

并且清楚地明白了,自己也值得被尊重。

而若这位太子殿下当真能做到身侧无第二人,那便也是值得她们尊重的人呢。

想通了这些,女孩子们再看向那俊逸无双的青年人,心情反倒越发坦然通透了。

从纠纠结结的局内人,真正退至了局外,可谓释然又轻松。

有女孩子低声催促着玉风郡主再多问些。

太子殿下既为万民表率,那往后她们说不定便能拿同样的标准去择选夫婿呢。

玉风郡主含笑略清了清嗓子,正要再开口时,却见一只大手突然抓住了屏风一侧。

“要作何?”玉风郡主警惕地按住了那只手,并探出了半边身子去瞧。

只见正是方才喊着说“帮太子殿下娶媳妇来了”的高大少年。

此时离近了瞧,才见这高她整整一头的少年人有着一双极纯澈黑亮的眼睛。

与那一身莽气杂糅之下,就像是个……刚从山中跑出来的小野狼。

玉风郡主仰着脸眨了眨眼睛。

她府里……倒是没有这一款呢。

那姓聂的少年被她这般直勾勾地瞧,一只扒着屏风边沿的手掌也被她按着,一张脸不由倏地红透。

全然不敢低头看她,口中也磕磕绊绊起来:“不可再耽搁了,莫要……莫要误了吉时!”

说着,猛一用力,便将那架沉重的檀木屏风给直接搬了起来!

玉风郡主险些被他的动作闪倒在地,幸被一旁的女孩子们及时扶住。

而有人起了头,很快便有一群年轻人开始效仿着去挪另一架屏风。

看着惊乱的女眷们,一群官员不赞同地摇头劝阻着。

“这不合规矩……”

“你们这群年轻人……”

“单是说有个锤子用,倒是拦啊!”有夫人跺脚瞪了一眼自家爷们。

对此,大人们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失聪,垂手立在原处。

谢无恙跨过月洞门,带着一行内官与执事嬷嬷往熹园的方向而去。

一众女眷们赶忙呼啦啦地跟上来。

已有报信的婢女快一步跑回了院中,气喘吁吁地道:“来了来了!”

许明意闻言忙将凤冠前的金玉流苏面帘放下,徐氏弯身帮她整理一番。

阿葵已经端着大丫鬟的姿态迎了出去。

而谢无恙一行人,却是再次遭到了阻拦——

看着展开翅膀拦在正堂石阶下的大鸟,又看向它身侧那另一只体态相当的鸟,谢无恙不禁满眼疑惑——这是哪位?

石阶之上,阿葵双手持于身侧,笑着解释道:“太子殿下有所不知,这是陛下寻来替天目作伴的,据说让人在密州养了一年多了,与天目十分合得来——姑娘给它取名为天薇。”

天薇……

谢无恙默了默。

此前父皇说会重赏天目,竟是分配媳妇,解决终身大事的意思吗?

且两只鸟身前此时都系着红绸挽花……

所以,今日到底是谁成亲?

他竟同这只鸟同年同月同日完成了人生大事?

这种心情不好形容,但对于不孝子拖后腿却已经早有预料——

在太子殿下的授意下,一旁的内官忙拿出备好的熟肉,朝着两只鸟扔了过去。

两只鸟收了买路钱,这才给执事嬷嬷放了行。

“啁!”天目吞着肉,挺着胸脯洋洋得意地朝天薇叫了一声——看我能干吧?

天薇回应了它一声,两只鸟依偎在一起埋头吃肉。

正堂中,四名女官手举帷扇在前,两左两右,已是将新娘子迎了出来。

谢无恙立在石阶下,透过那缓缓打开的帷扇看去,一时只觉天地之间万物诸声消匿。

凤冠霞帔娇艳夺目,金线宝珠华贵无匹,却终究未能压下她半分颜色。轻轻晃动着的金玉面帘后,那双秾丽而又乌亮的眼睛正朝他浅浅笑着。

于是,他朝她伸出了手去。

……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