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大猫说精品小说 > 玄幻小说 > 万欲妙体 > 外篇(下)

万欲妙体 外篇(下)

作者:三马主意 分类:玄幻小说 更新时间:2021-06-14 22:35:10 来源:笔趣阁info

小晶为冥力捆住,无法动弹,怒吼:“我没有错,我必须去杀,这是我的心魔,永久的噩梦。”

一个冥神冷酷地道:“不管你是什么原因,私自下界做下恶事,犯下戒条,都要接受惩罚。”

满面凄惨,愤怒的小晶为拖着,隐入空间中,押去接受极为残酷的惩罚。

幽神天最深处有座幽神宫,内里建有神狱,而神狱惩戒所在神狱的外层。自从幽帝和地藏超脱后,幽神天统归最强大的亡灵冥神王统帅,入主幽神宫,自称新一代幽帝。

最近来了一位强大神君,大闹神天,杀幽灭冥,血战不休。

强大神君正是周墨鹏,为了小晶,他悍闯幽神天,与冥神们战斗,不畏生死。

许多冥神为他杀了,一个个天王败与他手,终究还是为一个高级天王所擒。

亡灵冥神王很是好奇他为了一个邪魔,妄敢与幽神天作对,亲自提审他和小晶。

在一座幽然森严大殿中,周墨鹏和小晶终于见面,俱是虚弱不堪。

“小晶!”周墨鹏深情唤道。

小晶看着他,目中盎然杀意,不停地扭动娇躯,吼着:“周墨鹏,你不该再出现在我面前,我控制不住……”

周墨鹏惨声道:“你在这里受折磨,我如何能漠视,是一定要来的。”

小晶继续吼道:“你不要再对我这么好,我们的命运就是我杀你,别无它法……”

亡灵冥神王幻现主座,盯着小晶,道:“他为了救你,是以必死之心来此,你为何要杀他?”

小晶道:“我早已为一邪物下了杀他意念,漫长岁月以来,根深蒂固,无法改变。”

亡灵冥神王伸出大手,抓住小晶头颅,一番试探,点头道:“果然是强大的暗黑意念,会随着你越来越强大,愈加深植心中,于今……我也无法做到解开,除非……他才能吸了。”

又是问道:“你为何要在仙界造下杀孽?”

小晶露出痛苦之色,道:“那邪物没有亡去,他以意念转移至一个人间界妖孽天才心中,随着升仙。他以为做的神不知鬼不觉,升仙后得意忘形,控制了更多仙孽,为我察觉。我对他痛恨入骨,是他害得我失去一切,无法控制杀我的爱人,不毁灭他,我心不甘,不甘啊!”

周墨鹏这才知晓小晶为何下仙界造孽,原来超怨竟是用邪法存活,要是他知晓,定会毫不犹豫去毁灭这个害的他和小晶痛苦至今的罪魁祸首。

亡灵冥神王道:“你为了毁灭那邪物,就杀了十五个仙孽,间接屠杀数万仙,仙界本已仙类凋零,又是为你重创,难复盛世。你罪大恶极,在神狱惩戒所接受惩罚后,当入神狱再为严惩千万年。”

又转向周墨鹏,酷声道:“你杀三十六万冥神,更是罪不可赦,当要为诛亡。”

周墨鹏神情凛然,道:“我既然杀入,便做好了死亡准备,还望法外施恩,放过她。”

亡灵冥神王冷声道:“你是待死之身,又有何面子提这要求,神狱秉承公正,决不轻饶。”

周墨鹏道:“我愿承受神狱十八酷罚,以换得她安然离去。”

亡灵冥神王动容,道:“十八酷罚可谓是神狱最酷厉的刑罚,便是你能熬过去,灵魂也会永远受损,不管多少次转世都会经历厄运磨难,无法再修炼,你……真的要这么做?”

周墨鹏看向呆呆看着自己的小晶,点头道:“我愿受尽酷刑厄难,也不想她受到一点痛苦。”

小晶目中涌泪,颤声道:“你就是个傻子,傻子……”

猛地又看向亡灵冥神王,道:“我愿待他接受诛亡命运。”

“小晶……”周墨鹏颤声道:“不可以。”

“我这么痛苦地活着,是因为你还活着,早有意,只待杀了你后,我也会陪你而去。”小晶毅然地道。

周墨鹏泪涌,道:“你以为你亡去,我还能独活吗?”

本是痴心相恋,命运的残酷,残裂了心,无法绝了为彼此而活,追随而亡的情。

“罢了,罢了,我就见不得这等生死情,便对你们网开一面吧!”亡灵冥神王摇头,深悔好奇提审,为此而心软,破坏了规矩。

最终,小晶为放了出去,周墨鹏接受残酷刑罚,入神狱一千万年。

一千万年,很是漫长,周墨鹏在一群群强大凶悍的神中间,受尽折磨,这也是神狱的可怕之处。

只是,周墨鹏竟是发现这里特别适合他的修炼,有股神秘气机汹涌入身,以此为长炼,修着9天十地大邪力,竟是一一炼化了许多凶神。

每炼化一个凶神,他的力量就能增强许多,邪意也能增强一分。

直至炼化9十9个凶神,他终于明白了,神狱是为9天十地的雏形。

由此,他打破了这一层地,去了上面一层,这震惊了冥神们,便是亡灵冥神王都在关注他在神狱的表现。

神狱,其实就分为9天十地,每一层都有极为凶悍的各类神,越往上,越是强大,而他为投入的那层是为第八地层,如今直接上到第9地层,面对更加强大的凶神。

每一层的气机都是相同,只不过越是强大一层,这类气机越是浓厚。

直待他打通十地层,上到第二天层,有冥神王坐不住了,要求毁灭他。

亡灵冥神王以新一代幽帝身份镇住各大冥神王,默默关注他继续强闯天层,心中也是越来越震撼。

神狱是为幽帝创建,谁也不知他是凭借什么而创,只知其内神秘气机可以镇住凶恶之神。

比如睚眦神祖多么强悍,也是为幽帝引着神秘气机,镇压在其内最高的第9天层,却也因为他太强,竟是能联系外界,沟通了李顽。后为他两次借机逃脱神狱,李顽是后来得知,因为艾艾的原因,只好放任他活着。

随着幽帝等超脱,神狱自然无法再制裁睚眦神祖,又没有龙祖约束,这恶龙如今活的有滋有味。

周墨鹏终于打通第9层,这时便是一些冥神王都是畏惧与他,可见他有多强悍。

他知晓一切,向着亡灵冥神王行礼答谢,闪身出了幽神天。

周墨鹏重出生天,已是非常强大,傲性的他在神界纵横,难有敌手。

因为他修炼了神狱的神秘气机,竟是让他拥有奇能,可以穿破李顽布下的空间结界,得以去更远方。

他的这个能耐,引得一位强大者注意,正是如今天方位面的保护者凤祖。

凤祖关注到他,却没特别在意,她如今深修中,难得问世事,只是看他一眼而已。

某日,驰骋天方位面附近虚空的周墨鹏,遇到了一位艳丽女子,双方大战之下,很快惜败。

艳丽女子并没有杀他,只是注视着他,轻轻一叹,道:“神还真是神奇生命,甚久未见,又是冒出一个强大的神……我叫空飞烟,来自观空位面。”

周墨鹏自报姓名,对空飞烟有些好奇,一番相谈,才知她曾在李顽手下逃得性命。

空飞烟所言,她并没有再与天方位面为敌之心,只是好奇为何这位面不见了,这才经常来此看看,探不出究竟,却是遇到了他。

在空飞烟的陪伴下,他们一起遨游附近虚空,去了许多小位面,也让他获得更多机缘。

待他回来时,就闻听一个消息,小晶和孤雨曾有一次大战,孤雨为击败,生命垂危,后为凤祖救出。

他寻到了孤雨,见到她在沐阳中,美丽的脸庞却堆着层层阴云。

他问道:“你们……为何而战?”

她淡声道:“仙界的藏妙殿发现超怨未死,我想法提供消息给她,欲要让她暴怒下界杀戮,当会受神狱惩戒所惩罚,她探明这一切,才愤怒着来杀我。”

他沉默一会,叹道:“我希望你们之间不要再有争斗,你能答应我……尽量避开她吗?”

她道:“她不仅占有你的心,还会杀你,我恨她!”

他又是默然,无能解决这事,一声不响离去。

“周墨鹏,你这是自私,你就是个懦夫……你为何要让我活的这么苦?”她崩溃地大哭。

谁能说他真是胆小,他只是太执着爱,对爱自私到单一,无法去接受她的挚诚的爱。

周墨鹏在外历练回归,力量更是强绝,又生性邪傲,前后得罪了不少神,遭受神祖们忌惮,终是为围杀一处。

他的9天十地邪神漫天覆地而出,杀的神祖们抱头鼠窜,却是头顶有一团紫色祥云的元始神祖降临,紫云化力,爆破无数邪神,击的他暴吐鲜血。

元始神祖望着他,心中蕴着怒气,这是又一个李顽崛起了吗?

曾经的嫉恨旧怨蚕食着心,便欲毁灭他,以杜绝后患。

他的紫云化为重力锤下时,凤鸣声起,一道冰火力量喷射而来,击散了紫云。

元始神祖怒睁紫目,怒喝:“彤雀神祖,你欲与我为敌?”

彤雀神祖飘飘飞来,望向周墨鹏一眼,道:“元始神祖,他虽然邪异,却是无罪,放过他吧!”

元始神祖暴怒,传闻彤雀神祖在李顽的冰火炼狱中悟出冰火两重天的修炼之法,修成举世无一异种凤凰,从此后便境界实力暴涨,如今已是能与他抗衡了,甚至超脱都会比他还快。

元始神祖和彤雀神祖一番大战,最终元始神祖力差一着,含恨败去。

彤雀神祖面对周墨鹏拜谢,耗力过多,苍白着面色,目中有着一丝欣慰,道:“我在你身上看到他的影子,这才出手相助……可是他已超脱于外,甚可能不回来了。”

见彤雀神祖神情有些幽伤,周墨鹏问道:“他是谁?”

彤雀神祖幽幽地道:“李顽,他曾囚禁折磨我许多年,我也曾恨他入骨,往事已过,我的心中却反而充斥着他的影子,无法驱散。”

周墨鹏明白她对李顽已是种情,为此伤怀,道:“他这般神奇,我相信他一定会回来的。”

彤雀神祖展颜一笑,道:“也许吧!我也没有奢望,只希望能在他身边,就满足了!”

后来,彤雀神祖成为天方位面继嫦娥超脱后,又一个超脱者,流浪虚空。李顽第一次回归时,她早已离去,只是又加入了李家,为恩赐三个好处,伴在心上人身边,了却心缘。

周墨鹏心知力量相对还弱,来至洪荒之地,有传闻,幽帝就是在此悟出神狱构造。

洪荒之地,是一处极为神秘的神域,太古怪,太邪异,便是远古神祖们都不愿轻涉此域。

周墨鹏望着无边无际的洪荒之地,满眼是神禽神兽,经常会惨烈厮杀,伏尸处处。

他盘坐一地,领悟洪荒之地的奥妙,渐渐地身躯似融入天地中,无数声息与他产生共鸣,谱成鸣奏曲,这是自然界的美妙。

他的意识陷入奇异中,只感自己已为一个灵魂种子,从遥远未知之处飞来,经历颇多邪异,化为邪种,无意中落入天方位面,深埋大地。

冥冥中,似乎有声音道:“空,无毁无尽,无难无劫,来此变异,诞生心魔。你本是空的传承,废黜于正,入邪而向。”

他莫名所以,什么是空?为何自己会被废黜?

意识一变,他似乎成为了无,在一个奇异空间漂浮,一道亮光闪过,撞的他四分五裂,心灵混混沌沌地穿透无数空间,来至一个漫漫虚空,化为一个灵魂种子。

他很是讶异,这是空间倒叙吗?为何自己成为了无?

意识又一变,他又化为了无,只是为一道亮光诞生出的无,与无数无在一起,经历了无数衍变,泯然与其中。那道亮光与无数道亮光争锋,虽是最鼎盛,却终至变异,划出一道痕迹,撞裂了他,同样来至那个虚空。

他的意识复苏,震撼不已,也是理清了思绪。

那道亮光就是空,诞生出了他,也就是无,却是空为无数空排挤,撞裂了这个无,与无的心灵一起落入虚空中。

他不理解空是什么,无又是什么,只是知晓邪异是他的本能,他之道是为邪道。

既然是邪道,那么就应该真正入邪,才为大道。

于此,他的心中真正有了邪的种子,邪气不知不觉蔓延空间,威慑无数神兽神禽。

“哼,果然是个可恶邪神,杀你真是没错。”一道冷酷声音响起。

周墨鹏悍然起身,道:“元始,你欲与我为敌到底吗?”

元始神祖幻现,冷笑道:“你如此邪异,污了神界,必须诛杀。”

大战又起,周墨鹏还是战不过元始神祖,为击的暴吐鲜血。

直待要为击杀时,一具龟壳挡在他的面前,为他接下这重重一击。

周墨鹏看见的是一个龙首龟身,背上还驼负一块巨大石碑,是为龙龟。这龙龟身躯伤痕累累,此时看着他,龙目流露出特别的情感,似乎是欣慰,又似乎是愧疚。

元始神祖喝道:“霸下,你欲何为?”

霸下沉声道:“元始,他是我的儿子,放过他吧!”

周墨鹏呆滞,元始神祖也是发呆,摇头道:“胡说,你何时有儿子,再说他也不是龙族啊?”

霸下道:“这件事说起来很复杂,他曾为我诞出,却是死去,又投胎转世千年时间,经历了数次轮回。”

元始神祖大笑,道:“真是胡闹,这么说来,他如何会是你的儿子,每一个新生的生命都是全新的开始,这个道理你不明白吗?”

霸下道:“无论如何他还拥有我的一丝血脉,我绝不会允许你伤害他。”

元始神祖面色转为阴沉,道:“霸下,你不是我的对手,离开这里,不然我连你也杀了。”

“想杀我儿,除非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一个红发绿目,翘着兰花指的神女诡异般冒出。

“娘……”周墨鹏惊喜。

按说他的真正爹娘是周学情和许如梅,思冥只是他的几代前世的娘,可是他们之间因缘太深,已是处下深厚的感情,他对她其实一直是有着复杂的心绪。

思冥颇为慈爱地看了看他,面对着元始神祖,兰花指曲勾起来,已是一副战斗的状态。

“邪物……”元始神祖面色一沉,心中颇为警惕,这邪物已是很强大,自己或许都不是对手。

“好,我这次就放过他,他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元始神祖一闪而逝。

“咔啦……”霸下背上的石碑浮现一道道裂纹,垂头倒地。

思冥同样呕出一口血,血液泛着绿丝,萎顿在地。

周墨鹏讶异,不知这是怎么回事?

思冥虚弱地道:“墨鹏,我以他的力量修炼,本是不该出来,谁知你遇到了危险,我们才强行现身,如今……我为力量反噬重伤,他也要亡去了。”

又是向霸下喝道:“你一直说要我宽恕你,只要你传承石碑给墨鹏,我就会永远原谅你。”

霸下本就为思冥提供修炼能量,力量很是虚弱,再承受元始神祖一击,离死亡不远,此时看着有些茫然的周墨鹏,目内涌出丝丝情怀,道:“好,你就是我的儿子,唯一的传承,我如此做也是天经地义,了却心愿。”

说至此,他猛地一震,石碑向着周墨鹏飞来,融入身躯中。

周墨鹏只感无数意念传来,石碑里竟是聚载了无数从古至今的心法力量,糅杂在一起,生成奇特的威霸之力。

霸下,是为龙族第二强大者,仅居龙祖之下,便是因为他从出生就拥有的石碑,可以吸纳无数力量,让他提取精粹,修成无与伦比的力量。这等力量与有德的大无极融合圣法有异曲同工之妙,可是有德至始至终没能修出这个力量,不然岂会去打南源的主意。

如今,这等力量为他传承给周墨鹏,使得无数邪神的力量暴增,不仅拥有龙的力量,更加地邪霸,还全身宛若金刚所铸般坚硬。

周墨鹏盘坐于地,接受这个传承,同时领悟无的邪异力量,使得他的境界力量再次狂飙。

霸下传承完毕,看着思冥,道:“我欲亡去,已是无憾!”

思冥点头,看着他咽下最后一口气,终是绿睛里浮起一抹悲哀。

周墨鹏修炼中,思冥则是在不远处修炼,后有感,欲超脱而去。

她临行前,道:“墨鹏,我乃是邪物,早已不知如何为娘,给予你的关怀也少,你怨我吗?”

周墨鹏摇头道:“没有,您给予我很多,这让我一直感念您的爱意!”

思冥欣慰点头,遥望远方,道:“我虽是邪物,也是有感情的,寻到了你,这是我对你的母爱,遇到了他……这是从所未有的爱恋,现在我终于能去虚空,或许还能见到他,多好!”

周墨鹏惊讶,还未待问,思冥已是离去。

他是谁?

周墨鹏的脑海里,不由地浮起那挺拔的身躯,温和的面容,于此露出笑容。

周墨鹏再次出世,大闹神界,与太一神祖,鸿钧神祖,祝融神祖,如来神祖等强大神祖相斗,俱是胜战,盛名达致巅峰。

可是,他始终未寻到元始神祖,看来其已知他的强大,躲藏起来。

直至某日,他为十个强大神祖围困,才在其中见到元始神祖。

这一战,可谓是自李顽超脱后,神界最为强力一战,战的是天翻地覆,日月无光。

睚眦神祖吼叫着,爆灭而亡。

青鸾神祖尖叫着,爆灭而亡。

爆碎神祖骇叫着,爆灭而亡。

其余七大远古神祖吓的逃遁,他只是追杀元始神祖,穿越漫长神域,终是追上。

元始神祖骇极,跪地求饶,再也不复以往的威势。

一声叹息传来,凤祖降世,道:“周墨鹏,饶了他吧!”

周墨鹏邪凛,冷声道:“他几次三番欲杀我,我为何要饶他?”

凤祖叹道:“我们是为女娲捏出,已为你和李顽杀的所剩不多,我于心不忍啊!”

周墨鹏邪意盎然,冷笑道:“这与我无关,我何必卖你的情面。”

说罢,他一击而去,元始神祖爆灭而亡。

凤祖面色阴晴不定,终究未对他出手,道:“要不是你与他有深厚因缘,我必杀你,可恶的邪神。”

凤祖隐去,周墨鹏长舒口气,心知自己逃过一难。

一难可逃,再难无法逃开,或者说他心中有情,不愿意避开。

眼看着一朵冥花飞来,他暗叹一声,任由冥花入体,身躯炸裂。

孤雨幻现,卷着他的残躯,向远处疾飞。

小晶随后幻现,抓着自己的长发,不停地发出嘶吼声,疯狂若癫,终是没有追去。

周墨鹏大展神威,力战十个强大神祖,杀了四个,震骇神界。可是此后就没有了他的音讯,成为神界之谜,不知他在何方。

身躯开裂,心早已裂痕处处,他无意修复残躯,在某处苟延残喘,不知年岁月。

孤雨在他身边,宛若心残,无言无语,默默陪伴。

某日,见他在努力修复残躯,孤雨立时泪如雨下,哀戚地道:“我情愿你一直相残,也能一直陪着你,可是你为了她,什么都愿意去做,什么都愿意忍受,为何就不念着我的感受呢?”

周墨鹏一声不发,修复好残躯,歉疚地看她一眼,离去。

孤雨孤单而立,伤心至极,穿心地痛,悲凉万分。

周墨鹏再次出世,解救遭遇大凶险的小晶,力杀神界强大的数十邪物,却是为一邪入体,心魔重重,差点疯癫。

如今他也是有了心魔,无法控制地会有暴戾之状,为了避免伤害,留恋地看着昏迷的小晶,毅然飞走,出了空间结界。

这次,他在外,至少周边小位面再无敌手,纵横四方。

空飞烟再次出现,陪他游逛更远方,直至他欲超脱,才伤心地告别。

超脱时,孤雨来了,黯然望着,默默无言。

周墨鹏怀着复杂心理,遥望远方位面一眼,转对孤雨道:“孤雨,我知道自己一直辜负你对我的好,若是可能,我会用生命补偿你对我的爱!”

孤雨流泪,摇头道:“我傻,我认了,我情愿自己亡去,绝不会让你为我而亡!”

周墨鹏深深叹息一声,又是望向远方一处,超脱而去。

那处,小晶在流泪,死命地掐着自己的脖子,忍受冲动地巨大折磨,直至晕迷。

周墨鹏游历虚空,遇上许多人,经历了许多事。

在一次面对强大敌人时,不得不逃遁,却是为对方逼入一个位面,布下了桎梏空间。

周墨鹏冷然道:“杨玉皇,你为何这般拼命追杀我?”

杨玉皇已是满面魔性,杀气腾腾地道:“我知道你是神,而我也是从天方位面超脱出来,曾经发誓杀了所有神,以让我成就一世辉煌。”

周墨鹏惊讶,没想到这个杨玉皇也是天方位面的神,为何从未听说过?

他经历的时间段,早已不是李顽那时的格局,变化许多,正所谓物是人非,代代出妖孽,仙孽,神孽,自是不知早已落没了的玉皇神帝之名。

周墨鹏冷笑道:“你还真能耐了,神岂是你能杀绝的,我周墨鹏当要拼死力战,便是亡去,也要以正神名,不会让你这个神之叛徒得意。”

远远传来一道酷声:“他无法得意,背叛神名,当诛。”

随着话声,一男一女御风而来,男的冷酷,女的娇柔。

杨玉皇目光一缩,从牙缝里出声:“杨戬。”

来者正是杨戬和娥己,只是凑巧经过,遇到了舅父杨玉皇。

杨戬酷声道:“杨玉皇,我不知你为何能超脱,却是你彻底背叛神族,神神得而诛之。”

杨玉皇心知不妙,杨戬已是强大的让他心颤,转身就逃。

哮天犬窜出,直接咬住杨玉皇,叼着回来,谄媚地献给杨戬。

“杨戬,你不能杀我,我毕竟是你的舅父,杀我,你会气运大失的。”曾经多么威势,强霸的杨玉皇惶恐不已。

杨戬冷笑,道:“可笑,曾经那么强势的你也会说出如此幼稚之语,可见你真的恐惧了,命中注定你要死在我手里,偿还你曾对我娘,对我的屈辱!”

杨戬冷酷无情出手,捏爆了杨玉皇的躯体,捏灭他的灵魂,又微讶道:“原来是个老圣魔助你超脱,看来我不得不去那里一趟,毁了那恶魔意念。”

周墨鹏看着杨戬,笑道:“我知道你,杨戬,你是李顽叔叔的四子,我叫周墨鹏。”

周墨鹏对李家之人如数家珍,而杨戬还真不识他,一番相谈才知晓。

杨戬与娥己离去,要去远方灭一个邪恶老圣魔意念,周墨鹏继续游历虚空。

漫长岁月过去,周墨鹏遇到一个强大女人,她说她叫柯小凝。

周墨鹏对她言及,土望极思念妻子太过伤心,早已亡去。

柯小凝呆呆伫立,目内呈现一丝怅惘,一丝伤意,道:“我们虽然貌合神离,他毕竟曾陪伴我许久,因缘已逝,空空如也。”

分别时,周墨鹏问她欲去哪里,她说已寻到本源,欲去那里深修,空度残生。

周墨鹏在她的目中看出浓浓伤郁,以为她是为土望极亡去伤心,却是不知她自知配不上李顽,这才欲以修炼度日,偶尔思念一下意中人,了却残生。

某日,周墨鹏诛杀一个大圣者,竟是发现此人为一灵魂操控,而这灵魂生前是为一个初级圣尊,叫做南源。

于此,他获得了大无极融合圣法的修炼之法,与霸下的力量相融,更是让他的力量翻倍增强。

某日,他遇到了有德,一番深谈后,让有德震撼,从他那里学得更多融合奥妙。

某日,他遇到了尚博和诗云,他们是在去投靠李家的路上,也让他获悉李顽的一段秘闻。尚博和诗云不是傻子,获得三个好处后,拥有了李家之人的力量,自是猜出那个南浦就是李顽,这才前去投靠。

他遇到了干惜梅,宋美曲,秦婧诗,柳念寒,海柔清,席向明,木吒,甚至解玉玉和麦达年,却是与李顽一次次错过。

又是某日,他的心中一动,向着某个方向狂飞。

“小晶……”他望着一处,那里是冰晶多彩海洋,小晶为冰冻起来,发丝蓬飞,面容枯槁。

“你是如何闯进来的?”一道声音响起,一个高级大圣者望着他,目中惊疑不定。

“放了她。”只是初级大圣者,可是他的气势完全不弱与其。

“哼,竟然敢来此偷我的玉晶冰海,还不愿意承认所为,她必须要接受惩罚,在这里一千万年再出去吧!”高级大圣者怒道。

周墨鹏踌躇,明显是小晶之错,可是她在此受惩罚,他实在是不忍心。

他望着她,叹道:“我愿代她接受惩罚,如何?”

高级大圣者惊讶,目不转睛望着他,似有所悟,问道:“你爱她?”

周墨鹏点头道:“是。”

高级大圣者沉思,道:“她必须接受惩罚……既然如此,你也进去,我只惩罚一百万年,便放你们离去。”

周墨鹏毫不犹豫跨进冰海,瞬间为全身冰冻,冰寒刺骨,冷入骨髓,与小晶面对面。

高级大圣者望着,半响叹道:“能让一个生命甘愿承受这般疼痛,爱情的力量,真是奇妙万分啊!”

周墨鹏和小晶的目眸布满冰花,就象松纹开裂,虽然不能动弹,却是目目相对,彼此心里都明白。

谁也不知的是,幽元环为巨寒冻的一点点开裂中……

三十万年,六个初级圣尊同时驾临玉晶冰海,正是沃风、沃雨、舞雪、烟垂、哲言和天宇。

沃风笑道:“冰临,你这玉晶冰海还是老样子,弃之不舍,用之不爽吧!”

高级大圣者冰临笑道:“毕竟我在其内诞生,对我而言非常重要,自是难以舍弃……你们,唉,已是远远把我甩在后面了。”

沃雨眼尖,就望见了周墨鹏和小晶,指着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冰临如此一说,六人都是感慨,还有这等痴情,愿意陪着忍受痛苦一百万年。

冰临道:“我深为这爱感动,只想再囚禁惩罚二十万年,就放他们离开。”

突然,舞雪惊讶地道:“为何我感到……似乎圣晶越来越松散,会随时裂开一般?”

冰临连忙感知过去,讶声道:“果然如此……这是怎么回事?”

随着他的话落,玉晶冰海四处开裂,化为无数冰渣,深深刺入周墨鹏和小晶的身躯,使得他们不由地惨痛出声。一对幽元环在耳垂破裂,化为幽冥气息包裹住他们,慢慢渗入身躯、心脏和灵魂,似乎能腐蚀一切。

“啊……”小晶难以忍受这般腐蚀的剧痛,手插进周墨鹏的躯体,死死地盯住他,道:“我一直强忍着杀你之心,与你保持距离,你不该来,不该……”

周墨鹏痛的面部扭曲,也是手插进自己的躯体,一点点地抽离她的手,道:“为了你,我必须来,这曾是我们永恒的誓言。”

小晶看着彼此身躯为一点点腐化,凄惨地道:“现在我们都要被腐蚀,誓言也会湮灭,永远不存。”

“不,永远不会。”周墨鹏趋身上前,紧紧拥抱着她,道:“誓言就是我们的生命,就算短暂熄灭,也会在下一世开花结果。”

小晶为他紧紧拥住,双手又是不由自主插进他的背脊,却是脑海里回忆起曾经在一起的欢乐,他的温柔和眷情,手又一点点拔出来,拥抱住他。

两具躯体虽是冰冻数十万年,却是此时彼此都能感受到那炽热的温度,燃烧着拨乱繁杂的心,沸腾着亘久不变的情!

身躯已被腐蚀,心与心缠在一起,灵魂交融,迸射出青冥之光。

一朵暗冥花缓缓而起,在上空幽幽荡荡,凄凄切切,飘散梦转千回的悲意。

一缕风吹过,暗冥花柔曳地舞动,开出一瓣瓣花心,就象一滴滴凄楚的泪,缱绻旋绕,不愿意离去。

流年的谁,缠绕着经年,种下一垄痴爱,婆娑不了情。

缘起缘落,浮沉着时光,殇尽了忧伤,弹落灵魂的哀痛,却是彼岸遥遥,如梦已然。

幽幽地叹息声起,舞雪面浮伤意,道:“好一对痴情儿,至死也要化在一起,永远不分离……谁能想法去救救他们?”

俱是叹息着摇头,已经这般化躯,化心,化魂,都是无能为力。

这时,一道幽光从遥远处射来,度入幽冥气息里,化出一道道璀璨光芒。

又是一道丽声传来:“沃风,你等六位初级圣尊大力圈住幽冥光环,可以维持住他们的生命不灭,等待她的到来。”

众人惊讶,沃雨问道:“你是谁?”

丽声传来:“唐君雅,幽元环本是我之物,早已遗失,如今破灭,才惊醒了我。可是我距离太远,无法做到长久加持,需要你等相助。”

沃风闻言,已是大力过去,问道:“她又是谁?”

唐君雅道:“公孙兰歌,幽元环本是为她获得,与她也是有深厚因缘,转赠给两痴儿,冥冥中她一定会来的。”

沃风他们讶异,公孙兰歌,她岂不就是传闻中的时间圣尊,也是李顽之妻。

沃雨五人不再迟疑,大力加持过去,烟垂问道:“她能做到救命吗?”

唐君雅道:“不知,她是系铃人,自然也要由她来解。”

唐君雅说的没错,公孙兰歌在一年后幻现此处,颇为惊讶。

公孙兰歌无力解决,只是她知晓如何救命的两个方法,一个是李顽来此,另一个是游清月的梦力。

李顽体内的女娲们可以快速恢复生命力,他也可以吸了杀念,只是现在的他不知在何处。游清月的梦力可以做到入梦化魂,化去杀念,公孙兰歌恰恰知晓如何寻梦。

游清月梦来,化去杀念,周墨鹏和小晶得以慢慢恢复。

为了拯救他们,李家之人尽心尽力,终是使得这个冤孽消去。周墨鹏与小晶恢复躯体,唐君雅收念,游清月梦去,公孙兰歌离去,沃风六人也俱皆离去,只有冰临因为是老窝,这才没有离开。

某日,又有一女子进来,让冰临郁闷不已,自己的玉晶冰海现在就这般容易为人闯入?

他本欲问罪,却是见这女子望向周墨鹏与小晶,流露出幽怨和痴色,让他一时张不开口。

冰临问道:“你们……认识?”

女子正是孤雨,哀怨地点头,落寞地离去。

冰临无奈地看着她离去,哀哀怨怨的,都不说一句话,这爱情不是就美好,也会发苦啊!

周墨鹏和小晶修复好身躯,痴情相对,没有了恶念隔阂。

小晶泣道:“墨鹏哥哥,我一直以来疯魔入狂,让你受苦了!”

周墨鹏笑道:“忘记一切不好的事情,我们重新开始,从今后,我与你一起去看美丽的风景,去过美好的生活!”

小晶用力点头,与他相拥在一起,忘记伤痛的过往,妖娆日后的岁月。

我们沉淀了真挚情感,让爱穿越尘埃,动了细细的涟漪,便是千百次轮回,也要坚守住爱。

向着冰临执礼,飘然而去,从此后心手相牵,纵意逍遥。

某日,小晶悟出本源所在,周墨鹏陪着一起寻去,在幽冥寻到,就此暂时安定下来。

小晶很不解他为何没有悟出本源,却是他微笑着说,他的本源其实就是李顽的躯体,他现在还不理解,却是冥冥中已感悟出来。直待后来闻听李顽是那个空,这才恍然大悟,他这个无是为那个空所生,按理说他算得上是李顽的孩子,只不过这太过玄奇罢了。

陪小晶在此十万年,他还是决定去寻找自己的机缘,这一去就是许多年。

某日,在一片阴暗潮湿的位面,有声音呼唤,他寻声而去。

在一个光怪陆离的空间内,他见到一位美绝尘寰女子,向着他点头微笑,道:“周墨鹏,我知道你的存在,李顽在我的身躯中孕出胚胎,我对你也有了一点感应。”

周墨鹏惊讶,询问下才知她是母树璎玑,以浮生若梦之力卷仇敌进入这梦幻空间。

如今,仇敌已是为她迷惑,化为一湾溪水,永远镇压在此。

浮生若梦大圣法极为强大,可以卷敌人进入,若经千百个轮回,化作自己的本源初始状态。

璎玑言道:“你若是遇到李顽,告知他一声,我要去寻找浮生,很可能我们生存的虚空,就是个梦幻存在。”

周墨鹏不解,道:“虚空如此真实,为何会是梦幻?”

璎玑道:“我们是真实的,不说明我们没有生活在梦幻中,虚虚实实,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真为假,假亦真,又如何能说的清,道的明。”

璎玑收起光怪陆离空间离去,谁也不知她去了哪里,便是李顽日后能强大至感知虚空每个角落,也是无法寻到她。

某日,周墨鹏与孤雨相遇,得知她已在圣天之域的李家总部。

两人目目相对,寥寥几句,便各奔东西。

只是,孤雨在远处沧然落泪,挥洒一片虚空,她知难以与情有独钟的周墨鹏结合,一片痴心深埋心中,默默地痴入梦,刻与骨,伤于心。

某日,周墨鹏闻悉李倩若在五星苍天遭受围杀,毫不犹豫飞去。

某日,周墨鹏与小晶站在李顽面前,李顽不停点头,笑的很温和。

某日,李顽大手把周墨鹏和小晶抓来,强硬逼他接受孤雨,还言道老子都收了那么多妻子,你还敢不收?

这般没道理的霸道之言,让周墨鹏发呆,小晶微笑,孤雨又是泪落如雨,喜极。

某日,李顽撕裂虚空,探头过去,很是惊讶。

就觉身边一阵风掠过,传来一个声音:“我先去探探情况。”

李顽大笑,也是跟着飞了过去……

本书至此,完全结束!新书“最强职业人”已经上传,目前几十万字,书友们可以去收割了!

《万欲妙体》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手打吧!

喜欢万欲妙体请大家收藏:()万欲妙体手打吧更新速度最快。

多本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