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大猫说精品小说 > 古典架空 > 田园悍媳 > 第898章 最后的真相10(完结)

田园悍媳 第898章 最后的真相10(完结)

作者:舒长歌 分类:古典架空 更新时间:2021-06-15 21:05:41 来源:紫幽阁

只有将人摆在明面上,对方才会收敛几分。

同时厉皇也不敢给予陌凌容太多的关怀,一直冷漠以待,唯恐继后会因为嫉恨连那一点颜面都不要。

毕竟继后在他的面前,一直以来都表现得善良柔弱。

其实厉皇之所以修为出现了问题,是因为继后母族给他下了水毒,虽说他最初与凌家联姻确实是为了得到御水珠解毒,但他也确实对凌幽儿动了真情。

这些事情从来就没人告诉过陌凌容,甚至厉皇临死前,都没有对他说过什么。

那些年陌凌容一直无法理解的事情,便是父皇拥有那么高的修为,为何却早早生了白发。为何他杀了父皇无比疼爱的皇弟,父皇表情为什么是那么的冷漠,仿佛死的只是无关重要之人。

又为何到最后父皇不与他争,而是选择自我了断。

直到现在凌仙儿吐出来事情的所有真相,才知道当时厉皇虽然得了御水珠,正要闭关解毒的时候,凌家就出了事情。

没过多久凌幽儿也出了事,厉皇更是无心解毒,将御水珠放进棺材里陪葬。

凌仙儿并不知道御水珠成了凌幽儿的陪葬品,但她惦记上凌幽儿手上的那颗鲛珠,她找遍了所有地方都没有找到,怀疑被厉皇当陪葬品给了凌幽儿。

悄悄进入了陵墓之中,撬了凌幽儿的棺材,想要将鲛珠盗取。

看到凌幽儿的第一眼,她还以为凌幽儿还活着,因为人看着好好的。都半年过去了,尸体也没有腐烂,甚至身体摸起来还是软的。

最紧要的是,凌幽儿的肚子竟然鼓了起来,她甚至还看到胎儿在动。

当时凌仙儿是要吓死了的,不过她反应过来,立马就动了心思。

她若用这腹中胎儿来威胁厉皇,是不是就可以嫁给厉皇为妃,毕竟嫁给厉皇一直都是她的梦想。

后来凌仙儿无比庆幸自己的这个行为,因为她不仅从凌幽儿的脖子上取下了鲛珠,还在凌幽儿合叠放在腹上的手里拿到了御水珠。

将珠子收起来后,她划开了凌幽儿的肚子,将婴儿抱了出来。

以防婴儿哭声被人听见,她将婴儿封印在御水珠里,然后将一切复原,悄悄离开了陵墓。

然而还没等她找到厉皇,她的身份就被人发现了,作为凌家余孽她被姜族人追杀了。

直到几年后才被陌凌容救下来,藏了起来,这才结束了逃亡,过上了安定的生活。

逃亡的那些年,她容貌尽毁,过得人不人,鬼不鬼的,唯有陌凌容给了她一丝温暖,待她温柔。

当年的陌凌容才十三岁,长得与厉皇很是相似,但明显比厉皇要好看许多。

当时的凌仙儿就起了一点心思,之后再次见到厉皇,发现厉皇变了样,再也不是记忆中那般有魅力,心思就变得活跃。

连婴儿的事情都懒得说了,再后来她发现御珠似乎只有封印作用,干脆就丢到一边懒得再理会。

专心看着陌凌容长大,等他娶娶她为妻。

可时间长了,凌仙儿发现不对劲,陌凌容似乎对那条黑龙产生了感情。

这怎么可以?

仗着自己是陌凌容小姨的身份,凌仙儿时不时提点一下,也不直接说黑龙不好,只是有意引导陌凌容去多想。

时间长了,陌凌容果然对黑龙产生了怨恨。

可令凌仙儿生气的是,明明已经心生怨恨了,陌凌容的心也仍旧还在黑龙身上,半点都没有收回来。

既然如此,那她就从黑龙那里下手。

然而黑龙更加硬气,被陌凌容埋怨,被族规弄得遍体鳞伤,也没有丝毫动摇。

他们越是相爱,她就越恨。

直到有一天,她在陌凌容的脖子上看到一个吊坠,她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那是一块界石,天下生灵梦寐以求的宝物,传言它可破开一切封印。

她悄悄给陌凌容下了咒,或许陌凌容也是心有意动,所以并没有防备,很容易就中了咒术,她轻易就取走了界石。

可她万万没想到,她确实是成功破开了封印,却也不小心掉入了魔界。

人族掉到魔族,哪能有好日子过?她差点被折磨死。

挣扎着活了一百多年,才寻到机会逃回人间。

那时大陆上的生灵们已经寻到了封印通道的方法,魔物们唯恐封印住了,就再也过不去。

那段时日的魔物就跟疯了似的,拼命往通道挤,魔太多了,所以她跟在魔物群里并没有被人发现,轻易就回到了人界。

可她好不容易从魔界逃出来,却得知了陌凌容要阻止黑龙献祭事情。

这怎么可以?

凌仙儿心中恨意滔天,认为自己之所以会吃了百年的苦,都是黑龙害的。

她偷袭了陌凌容,给他下咒,让他昏睡过去。

不得不说的是,魔界那个地方十分适合修炼咒术,在魔界待了一百多年,她的咒术变得十分强大。

之后她亲眼看着黑龙献祭,连渣都不剩,心头痛快不已。

正当她琢磨着要怎么与陌凌容解释消失了一百多年的事情时,不小心被人发现了她身上的魔气,所有看到的她的生灵都认为她入魔了,要杀了她。

她百口莫辩,为了活命,只得逃离。

直到三年后她生下来一个魔子,身上的魔气才消失。

才知道之所以会魔气缠身并非她在魔界待太久,而是她怀了魔胎。

生了个魔子,对她来说是件十分难堪的事情。魔子的存在,提醒了她在魔界那段不堪的时日。

她想也不想地就要杀了魔子。

不料刚想动手,就掉进了一个秘境当中。

秘境里全是强大的凶兽,她一个身娇体弱的咒术师根本对付不了,是魔子杀死凶兽保护了她。

见魔子如此有用,她就先放下了杀死魔子的念头。

以为很快就能出去,哪曾想她花了整整五百年,才找到秘境出口,若非她炼化了鲛珠,得到了鲛人传承,增加了寿元,她怕是早就化成一堆白骨。

等她从秘境出来,世界早就大变样了。唯一不变的是,仍旧是对魔喊打喊杀。

凌仙儿还是决定去找陌凌容,她已经听人说了,陌凌容现在是十分强大的冰皇,令这片大陆的生灵闻声色变的强者。

结果才走没多远,魔子就被人发现。

换作是以前,凌仙儿才懒得管魔子的死活,可现在不一样。她觉得自己太过柔弱,魔子的存在刚好能保护她。

可她又不能让人认为她与魔为伍,就在这个时候,她想起了那颗被她遗忘了许久的御水珠。

她当着所有人的面,装模作样将魔杀死,其实是封印在御水珠里。

但御水珠只能封印一人,凌仙儿便将婴儿从御水珠里取出,封印魔子后藏在婴儿体内。

对所有人说是她的儿子,然后带着儿子去找陌凌容。

哪曾想她跋山涉水,千辛万苦终于找到皇城,只是秉着小心为上,用咒术偷听了一下。

就刚好听到陌凌容说一定要找到她,生要见人,死要见尸,要拿她祭奠死去的黑龙。

多吓人啊,她赶紧跑了。

她怀疑自己做的那些事情被发现了,为了小命着想,哪里还敢出现在陌凌容面前。

后来过了一阵子,魔子告诉她,它想要一个人的身体,而婴儿正好合适。

凌仙儿欣然同意,她发现婴儿体质特殊,可将御水珠融入体内,说不定可以让御水珠认主。

魔子若得了这身体,日后说不定可以依靠御水珠,让浑身魔气收放自如,不会轻易让人发现了身份。

正好她咒师这个职业在当时受不少人敬仰,她被请去建造陵墓。她为了助魔子早日与婴儿身体融合,便利用自己的身份建造了一个大阵出来。

哪曾想大阵刚建好,她就被人杀了。

直到百年前她醒过来,费了好大功夫,才寻到魔子所在的陵墓,费尽心思就是想要把魔子唤醒。

皇后是她杀的,大国师也是她杀的。

重生也是她搞出来的,她才是真正的暗红斗篷人,沙王就是个傻逼背锅侠。

可惜她没有想到,大国师临死前还留了一手,弄出余夏儿这变数来。

若非余夏儿这个变数在,凌仙儿绝对能够成功。

她之所以弄个重生出来,是因为前世直到帝姬快要死了,凌仙儿才发现帝姬就是陌凌容。

陌凌容已经是她的执念了,自然不愿放过。

于是她花了不少代价,利用陌凌容的力量,给这片大陆来个重生,欲要玩个养成。

只是好不容易把人养大,人却觉醒了,差点气死她。

再后来的事情,都差不多知道了。

这故事有点长,昭华讲了好久,水喝了好几杯才讲完。

余夏儿听完后若有所思,问道:“这人得生了孩子才会有奶,太子今年二十七岁,若太子是她奶大的,那她生的孩子在哪里?至少也有二十七才对。”

昭华被问住了,简直就一脸懵逼,他不知想到什么,又跑去找地牢拷问去了。

对啊,她孩子是哪个?

谁知刚问出口,就见凌仙儿一脸阴森森:“自然是被我吃了,否则你以为凭什么这具普通的人类身体,能够一直保持容颜不变?”

全靠她每隔十年左右,就用咒术将亲生骨肉的生命转化为己用,才能一直保持容颜不变,否则早就老死了。

都有同生咒了,这种吞噬血亲生命的咒术有也不奇怪。

凌仙这种人自私又恶毒,干出这样的事情来,也不奇怪。

若非凌仙儿身上有同生咒,得知真相的太子与昭华早就想将凌仙儿挫骨扬灰了,根本不会留她嚣张到现在。

因为担心陆游子,没在湖城耽搁多久,便匆忙回了龙雾山庄。

余夏儿急急前去找陆游子,发现陆游子状态很不对劲,药园里干活的工人说陆游子这些天,除了吃饭以外都在炼药,跟着了魔似的。

余夏儿看着陆游子,表面上却看不出来哪里不对。

只是等她用魂识观察时,就发现陆游子浑身上下好几处正在冒着黑气,每一次都是致命之处。

可见凌仙儿不止下了个同心咒,还有别的咒术在陆游子身上。

如若不能一次将咒术全解,怕是会被凌仙儿发现端倪,后果不堪设想。

好在余夏儿魂识强大,可一次化出数只手来,朝那冒着黑气的地方同时伸了过去。

只听得‘咔嚓’一阵响,总共七道咒印全被捏碎。

与此同时,待在龙雾山庄里,正一脸憎恨地看着淮书的凌仙儿突然惨叫一声,连吐了几口黑血,莫名其妙地就晕了过去。

昭华眼神闪过一道光,迅速出手,化出一只透明,肉眼几乎捕捉不到的手,朝凌仙儿胸口抓了过去。

将一颗珠子,从她体内抓了出来。

珠子冒着浓浓黑气,莫寒突然就冲上来,往珠子上貼了一道符。

昭华:……

你凑什么热闹?

“此珠怨气极重,甚是危险。”莫寒一脸尬笑,“在下就帮个忙而已,殿下不必感谢。”

昭华嗤了一声,朝他翻了个白眼。

从哪里看出来他要感谢了,他压根就没想过要感谢好吗?

“你来干嘛?”昭华问。

“在下前来,是为了余成之事。”作为一名敬业的道长,莫寒实在看不得鬼上身,还是想把余成收了。

余成现在就在龙雾山庄,所以他才来这里的。

昭华点头:“他在写书呢,你可以找他去。”

莫寒离开去找余成时,仍旧不是很放心:“此珠甚是凶险,殿下千万要小心,陌要轻易揭了这纸符。”

话音刚落,就看到昭华揭了纸符。

莫寒嘴角直抽抽:“当在下什么也没说。”

说完就走了,不过走前留了一张镇邪符。

昭华想了想,还是把镇邪符拿起来,贴到珠子上。

没过多久,余夏儿带着昏迷不醒的陆游子,让大金载了回来。

“怎么样?”昭华连忙迎了上去。

“这个凌仙儿歹毒得很,可不止下了一道同生咒,还有别的咒术。不过好在解开都不难,我一次性把咒印全捏碎了。

不过最近他过得不是很好,身体有些劳损,怕是要养养才能好。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怕他很难接受现实。”

醒来的不是凌思凉,而是一个大魔头。

甚至他还是间接害了凌思凉的人,这真相若让他知道,怕是会不好受。

昭华说道:“刚凌思凉吐血晕了过去,我趁机将鲛珠抽离她的身体,你不如先去看看她。”

余夏儿点了点头,将陆游子与凌思凉安置在同一个屋子里。

然后去看了下凌思凉,发现她已经没了气息。

她试图将魂识探进对方的识海,却发现对方识海消失了。

每个人都会拥有一个识海,只有人死了以后,才会消失不见。

显然凌思凉已经死了,彻底救不回来那种。

“可还有救?”昭华问。

余夏儿摇了摇头,这人她抢不过阎罗王了。

“会不会是我动手抽了鲛珠的原因?”昭华面色微变了变。

“不是,她是被夺舍了,哪怕你没有动手,她也已经死了。活着的,只不过是她的躯壳。”余夏儿摇了摇头,感觉有点难受。

昭华忽然想起什么,将贴了纸符的鲛珠拿了出来。

“你看看这个,据说这里头怨气冲天。”昭华说道。

余夏儿没看出怨气冲天来,但能感觉珠子气息不对,有股令人作呕的味道。

她盯着鲛珠看了一会儿,魂识化出一只手来,朝珠子狠狠抓了过去。

一道人影尖叫着,被余夏儿从鲛珠拖了出来。

“你要做什么,快放开我。”凌仙儿惊恐大叫。

余夏儿发现她的魂灵与魔没有太大的区别,显然已经入魔了。

只当没有听到凌仙儿的尖叫般,用红莲火把她烧了。

烧完后,顿时耳根清净不少。

“传说一代鲛皇留下来的鲛珠蕴含了很强大的力量,还可海纳百川,可惜被她糟蹋了。”昭华拿起鲛珠看了看,一脸可惜。

“没什么可惜的,不是他们一族的人,根本用不了,对咱们而言没用。”余夏儿说道。

昭华摸了摸耳朵,娘子莫不是忘了,他这身体可是有鲛人血脉的。

所以闺女跟儿子也有,说不定能用呢。

没过多久,陆游子醒来。

只是他醒来后很是沉默的样子,似乎已经知道他什么。余夏儿想与他说点什么,却被他挥手打断,表示想要静静。

好久后陆游子才告诉他们,其实他早就知道醒来的不是凌思凉。哪怕对方装得再像,感觉也不一样。

甚至从将人从棺材里抱出来的一瞬间,他就感觉到不对劲。

可重逢的喜悦,让他忽略了那些,又或者说他故意去忽略,不愿意接受现实。

只是他以为就算她不是她,只要她愿意留下来,他可以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毕竟为了唤醒她,他已经用了一百多年的时间,他已经没有下一个一百多年了。

他累了倦了,不想劳累奔波,只想安安静静,平平淡淡过完余生。

可就是这点念想也没了,对方在发现了一丝不对劲时,就对他出手了。

什么不喜欢人多,分明就是假的,不过是想要躲起来掩人耳目。

还用咒术控制了他,让他给小徒儿下令,去采摘那危险的蘑菇,以及石生花。

可惜她打错算盘,他这个徒弟本事大着呢,而且也没有那么听话。

只是采了蘑菇,石生花到现在都没影。

她还试图往山庄里安插人手,可惜都失败了。

总而言之,后来凌思凉做的事情,陆游子知道不少,只是身不由己。

对凌思凉的死,也早有心里准备,并没有怪责谁。

余夏儿他们商量过,决定不把凌仙儿是藏在那颗鲛珠里,才得了机会夺舍一事告诉陆游子,省得他痛苦自责,毕竟一大把年纪的人了。

之后陆游子把凌思凉的身体带了回去,葬在药园木屋的旁边。

往后余生他都守在药园,每天都会到凌思凉的坟前说说话,至死都保留着这个习惯。

余成的情况比较特殊,如果他自己不愿意离开余成金的身体,就算莫寒本事再大,也没办法将人魂识须尾俱全驱除出体。

后来实在禁不住莫寒念经般唠叨,总算答应离开去投胎,不过前提是得等他把书写完。

余夏儿看了他的书,总觉得书中描述的男主与陌凌容的弟弟很是相似。

可也说不好,毕竟一切都没有按照书中所说而发展,走向了另一条不同的道路。

终于余成的书写完了,莫寒当即表明要做法,将余成的魂识从余成金体内抽出来。

不想他们做好了各种防意外发生的准备,也还是出了事。

余成的魂灵刚被莫寒从余成金体内打出来,一只黑猫突然窜了出来,撞在余成魂灵上。

余成突然消失不见,那只黑猫却砰一声摔到地上。

不知是什么原因,余成的魂识很快就与黑猫的魂灵融合到一起,无论如何都分不开那种。

余成:……

莫寒:……

”或许这是天意,老天他还不想收你,应该不是嫌弃你入地府。”莫寒咳咳了两声,感觉有点对不起这位余公子。

好好的一个人,竟然变成了猫。

余成:……

我想去拜谢你祖宗。

他好好的一个人,竟然便成了猫,还是如此难看的黑猫。

莫名就想到黑猫警长四个字,浑身抖了抖。

“公子莫要着急,猫命不长,公子可以熬到寿元尽了再死,千万莫要自杀。”莫寒急急说道。

刚要自杀的余成:……

后来莫寒收养了这只猫,做习惯猫了的余成也觉得猫挺好的,不过开始的时候他真的很不习惯,因为猫眼能看见的脏东西太多,吓到他了。

得知余成变成了一只猫,余夏儿别提有多么惊讶了,不过也没有太在意。

二房的人又回来了,余夏儿命人把余成金送去二房。

余成金昏睡了好久才醒,醒来后就挺懵的,他感觉自己就像是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他经历了好多可怕的事情。

醒来后他发现,那好像并不是梦。

离家的时候他不过才十三岁,一觉醒来就变成了十九岁。

他先是惊恐,然后是惊喜,他拥有了余成的一部分记忆。余成会写字,会算数,还会很多东西。

可他的脑子与眼睛告诉他会了,手却让它们滚。

二房的人早就回来了,还是余成把人弄回来的。毕竟是外来之魂,又不是真正的余成金,他为了防止余大勇去赌钱给他添麻烦,回来路上就暗中找人砍断余大勇的腿。

余大勇现在是个没腿的人,自然没有办法再赌,平日里还需要人照顾才醒。

田氏恨极了他,自然不会好生照顾他,甚至还虐待他。

二房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也总算是老实下来,靠着村里的二十亩地,日子过得勉强还行。

老俩口见他们不闹腾了,又开始心疼他们,用私己钱给他们在隔壁镇买了一个庄子。

后来二房便搬走了,极少再回来。

没了二房,大家的日子过得都不错,至少比以前舒坦。

不知什么时候起,小湾村的后山就起了变化。

从前那座山从来不长植物,一直都是光秃秃的,村里人无意中发现,山开始长植物了。

只是不知那是什么植物,他们都没有见过。

余夏儿听说后,特地跑来看,发现还真长了,只是她也没认出来是什么,隐约觉得是好东西。

“连石头都开花了,娘子还不接受为夫吗?”昭华搂着她的腰,在她脖子上啃了一口。

他的心告诉他还能继续等,但老二早就抗议了,想要造反。

天天搂着媳妇不能干,就挺难受的。

余夏儿僵了一下,其实她也不是接受不了,就是有点过不了心里这关。

“不要再推开,嗯?”

“……”

余夏儿伸出去的手犹豫了一下,还是默默放了下去。

就不打他了吧。

要不是这几年开始的时候太忙,后面她又闭关试图凝丹,恐怕早就接受他了。

可惜她凝丹失败了,闭关研究了三年,都没有找到凝丹的办法,她大概这辈子都只能在凝气期。

看着神色带着忧郁的男人,明知道他是在装,可她还是心软了,也有些心疼。

不过更多的是,她起了色心。

╮??ω??╭天天面对这么一个大美男,人还那么妖,想着法子勾引你,谁能把持得住?

反正她败了。

如今淮书以及庄里的一些弟子都长大了,能够独当一面,她与昭华这些老一辈的人,已经闲了下来。

挺闲的,闲得……

咳咳!

既然闲下来了,她理应享受生活。而享受生活的第一步,应该有个男人。

昭华心花怒放,他一直不逼她,就是想要她心甘情愿接受他,爱上他,而不是因为他是孩子爹,才与他一起。

如今他终于得偿所愿,心中有多激动身体的表现就有多猛烈,恨不得把这几年错过的都给补回去,直到被余夏儿踢下床。

余夏儿觉得他想弄死她。

╯‵□′╯︵┻━┻

不要这么野,影响很不好。

这几天不出门,别人怎么看?

不过去外面的话,勉强还是可以接受的,毕竟不会有来敲门,就算有,也不会是闺女。

俩孩子如今大了不少,已经没那么黏他们,一个整天追在她大师兄后面跑(余夏儿怀疑淮书这头猪早有预谋);

一个八岁就当了皇帝,每天要忙的事情不少,还不能落下修炼,回来的时间不多。

夫妻二人反正没什么事,又感情好,干脆就去过二人世界了。

他们在开心之余,也会偶尔想起陌凌容,每每想起都是一阵唏嘘,觉得他有点可怜,又莫名觉得他有点活该。

虽说他也是被凌仙儿骗惨了,才会做出那么多错事来,可但凡他对龙笙的爱够坚定,多了解龙笙一下,就不会有那么多怨气,结果也不会如此。

“夫君,你说表弟他真的把御水珠取出来了吗?”余夏儿刚收到儿子的信,上面除了吐槽还是吐槽。

“这就不知道了,他藏得紧,谁后来都没有见过陌殇。”昭华搂着妻子,手脚不老实,又在想入非非。

可惜他正想做点四门什么的时候,蚌壳被推开了些,一只大狗头伸了进来。

“汪汪!”有情况。

昭华不想知道有什么情况,反正不过是发现大螃蟹什么的,他现在只想炖狗肉吃。

余夏儿却跳了起来,往丑狗身上一扑,骑着狗跑了。

昭华:……

人不如狗?

他将妻子放到一边的信拿起来,又仔细看了一遍,不禁若有所思。

听说陌凌容给弟弟起了个名字,叫陌殇。并将御水珠从陌殇体内取了出来。

这御水珠又叫水神珠,天下只此一颗,它的作用定然不止封印,可惜只有有缘人,才能够得到它的认可,使用它的能力。

又听说他这个摄政王不务正业,自打阿璃登基为帝后,就卸下了身上所有责任跑了。

除了照顾弟弟长大,就是去寒潭守着龙笙,再也不管任何事情。

然而他们都只听说过陌殇这个名字,却从未见过陌殇其人。

昭华细细琢磨了下,怀疑御水珠根本没有被取出来,陌殇恐怕被陌凌容藏起来了。

至于为何,就不得而知了。

这种事情没打算去打探。

其实就算取出了御水珠,陌殇能够长大成人,也只会是个没有知觉的植物人,还要人细心照顾。

这什么都不知道,长不长大,意义其实都不大。

昭华轻嗤了一声,将信放下,起身去找自家妻子去了。

折腾了半天,他家娘子肯定饿了,得先把她喂饱了,他才能吃饱不是?

(完)

------题外话------

正文到这就完结了,谢谢各位书友的支持。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