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大猫说精品小说 > 都市小说 > 前夫勿近:我现在只爱年下小乖乖 > 第136章 要他偿命

劫后余生。

宋云初悬着的心,还是没能放下,对于她而言,这个事情。

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

是值得他们所有人去反思的。

陆珩没有在这个时候,去处理陆肆,他抱着宋云初上楼,一直都陪在她的身边。

“要不,搬去我那里住?”陆珩轻声道,“再多来两次这个事情,我觉得我会疯掉。”

宋云初伸手,握住了他的手。

“不。”宋云初叹了口气,“这种事情,你也不可能每时每刻都陪着我,对吗?”

陆肆这样极端性子的人,毕竟在少数。

宋云初知道,只要这次处理好了,以后就不会那么危险。

“对了,比起陆肆,我感觉宋温言更加诡异。”

宋云初将心里想的,跟陆珩说了一遍。

两个人对视一眼。

都明白这件事情的复杂性。

“累了吗?”陆珩扯开话题,不愿意继续这个话。

他不想宋云初经历了这些之后,还要去考虑有的没的,他想要宋云初好好休息,起码现在,在他还在这里陪着她的时候。

好好放松下精神。

反正一会儿,陆肆肯定是要完蛋了。

不是半残,就是死。

宋云初伸手握住了陆珩的手掌,放在自己的额头上,她也不知道,自己的脑子里在想什么。

反正就那么静静地躺着,把脑海之中那些思绪,全部放空。

她叹了口气。

“阿珩。”宋云初轻声道,“其实在刚才,我的脑海之中冒出了一个念头。”

陆珩看着她,在听宋云初说话。

“什么?”

“我甚至想到了死。”宋云初吸吸鼻子,那般委屈的看着陆珩,“但我最后还是撑住了。”

陆珩拧着眉头,眼神之中满是疼惜,他现在一颗心,都要疼死了。

尤其在听到宋云初说这些话的时候。

是他没有保护好。

陆珩轻轻将她搂入怀中,将她按在怀里。

“对不起,对不起。”陆珩心里不太舒服,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反正就这样紧紧地搂着。

宋云初所受的任何伤害,都是他太过掉以轻心所致。

所以陆珩不会轻易原谅自己的。

他蓦地将下巴抵在她的肩膀上。

“都是我的不好。”

“不怪你啊。”宋云初轻声道,不想陆珩愧疚,也不想陆珩将那些藏在心中,“我不是埋怨你,我只是告诉你,在这个时候,我想死,可我……想到了你。”

宋云初嗤地一笑。

像是在安慰他一样。

“我想到了你,你是我这辈子,生命之中,最虔诚的信仰,所以我不能死。”

宋云初这话,又像是一只柔软的小手,在抓着陆珩的心脏。

这话说的陆珩整个人都开心了。

他轻声道:“云初,我很满足。”

在那样的境地,逆境之中,她想起了自己,这说明自己在她的心里,还是很有地位的。

只要宋云初这样一句话,就可以把陆珩的情绪彻底转变。

宋云初依旧低声喃喃,小尾音,格外的柔弱,听得陆珩心头一紧。

他的手,就那般紧紧的搂着。

不肯撒开。

“我想啊,想着你还在呢,我跟你之间的事情,也总没个结果。”宋云初低声喃喃,抱着他,“我不想你一个人活在这个世上,我总不自量力地以为,自己在你心底的分量啊。”

“你很重要。”

陆珩这样说道。

他捧起宋云初的脸颊,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一个吻。

轻柔的很。

就像是捧在掌心里的宝贝一样,生怕用力了,就给弄伤了。

他这般宠着的女人,居然一而再的被陆肆那般欺负。

陆珩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咽的下这口气。

只是在宋云初的面前要尽量保持住平衡的内心。

“我没事了,我只是想着我不能这样走,我要跟你一起,要跟你白头到老。”

宋云初觉得自己这些话,未免有些矫情了。

但那个时候,她就是这么想的啊。

宋云初嗤地一笑,劫后余生,是该开心的啊,可不能一直那般。

她主动的搂住了陆珩的脖子,一个吻落了下去,就在陆珩的唇瓣上。

男人身子一僵,也不敢在这个时候,再去做什么。

但是宋云初的主动,彻底改变了陆珩的内心,他的心,此刻很甜很甜。

浓度特别高的甜。

宋云初抱着他,不肯撒手。

“今晚不要走了好吗?”宋云初问道,她依旧是这样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生怕被拒绝,也是在问陆珩的意见。

“好,我就留下来陪你。”

陆珩自然是会答应的,他那么爱宋云初,那么想要陪着她。

只要不是宋云初主动推开他,从今往后,陆珩不会撒开她的手。

永远都不会做这样的事情。

“谢谢你啊,阿珩。”宋云初轻声道,她抱住了陆珩,嘴里低声喃喃着那些话。

她是真的害怕了。

这一次,不管脾气怎么样,也不管勇气怎么样,这一次是真的后怕了。

陆珩只觉得自己没有做好,他是陷入自责的困境之中了,但是听到宋云初说的这些话,他又很快抽离过来。

他在这边陪着宋云初。

夜晚的风,还是很温暖的。

从窗外吹进来,吹在两个人的身上,他们彼此相拥,都特别特别珍惜,对方在的日子。

宋云初稳稳地睡着了,好不容易,褪去了那些疲惫。

陆珩就陪在床边,他抓着宋云初的手。

陪着她入睡。

等着沉稳的呼吸声,传过来。

陆珩悬着的心,才算是放下了,这一下,好了。

陆珩看着宋云初的睡颜,嘴角的笑意那么深,经历过这段时间的一切。

陆珩还是觉得,宋云初在身边最好,最是安心。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现在再去看,已经彻底可以感受到宋云初身上的魅力了,对她的爱,也是一如既往的加深。

这种感觉,很舒服,也很自在。

他伸手,轻轻抚摸着宋云初的脸颊,微微收敛了力道,害怕自己会吵醒他。

陆珩实在爱极了这种感觉。

他陪着宋云初,慢慢的进入了梦想。

……

而此时的陆肆,不是因为被人抓着,他是主动回了陆家。

他开始翻找小时候那些东西。

一样一样找寻。

像是在寻找那个时候的记忆,那个陪伴自己长大的小姑娘,那个率先走入自己世界的光,居然是宋云初。

这绝对超出了他的认知。

他有一个小本子。

也有一整个标本墙,里面放的都是他曾经做的东西,有很多都是他的心血。

难怪了,宋温言当初看到这些的事情,眼神之中只有厌恶。

反倒是宋云初,还淡定许多,甚至于那个时候,第一次见他这般,宋云初还大着胆子上来问了。

那时候的陆肆,很冷。

是冷到骨子里那种。

他根本也不想跟宋云初有什么接触,他只想跟他的小仙女一起分享这些。

可奈何在宋温言的脸上,看到的只有害怕和嫌恶。

宋温言那个时候,甚至不愿意接近他,靠近他,陆肆那段舔狗的日子,过的也着实不太好受。

现在想起来,心里还很不舒服呢。

他的手,轻轻落在那张字条上。

歪歪扭扭的。

是个小孩子写的。

那就是宋云初啊,他还记得,那个女人喊了一声“囡囡”,那水灵水灵的小姑娘就逃开了。

她是在花园里发现躲在那边的陆肆的。

但却没有告诉任何人,因为她知道,陆肆只要被找到了,被带回去,就免不了是一顿毒打。

她小心翼翼地将那些秘密藏在心中,在后来几次相遇的时候,小姑娘都没有说话。

只是用眼神传递了内心。

她留了字条给陆肆,让他记得吃饭,也会时常偷偷地带一些家里的菜给他。

那是陆肆的光啊。

原来他跟陆珩一样的蠢笨,跟陆珩一样的把人给认错,并且伤害了不该伤害的人。

陆肆也是同样的悔恨。

他看着窗外的月色,只是陆珩尚且能够幡然醒悟,只是陆珩没有他那么变态。

陆肆知道,他是没了机会,他跟陆珩不一样,性质也不一样,他做的事情,那么恶劣。

几次三番都差点要了宋云初的性命。

现在回想起来,一切都那么后怕,幸好,幸好宋云初没事。

不然的话。

陆肆真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过往。

他伸手,捡起了桌子上那些东西。

这一次,是主动的想要将一切都烧了,一切的东西,他不配拥有这段还算美好的记忆。

对于他这样的人而言,活该一辈子被人踩在脚下,活该一辈子被人看不起。

他根本就配不上好吗?

看着火光之中,那些东西慢慢变成了灰烬。

此刻,他的内心,才稍稍舒服一些,他知道自己要赎罪,月光洒在他的身上,陆肆想再去看一眼宋云初。

可他没有那样的勇气,他知道自己必死无疑,何必去脏了他们的手呢。

倒不如自己死了,一了百了。

可惜这一次,陆珩连自杀的机会都不会给他。

想要那么快了却痛苦?

做梦。

陆珩的人,在暗中看着,要不是现在还在陪伴宋云初,他多少是要过来狠狠教训一番。

他会让陆肆明白,什么叫不该做的事情。

什么叫追悔莫及。

之前的饶恕已经是仁慈了。

可惜啊,奈何陆肆根本没有珍惜这个机会,他甚至连死的机会都没有。

陆肆看着将自己绑回来的人,知道是谁在操控现在的局面,现在陆珩连死都不让他死了吗?

……

陆珩陪着宋云初睡了一夜,整个人都精神了不少,不过他是趴着睡得。

就坐在床边,等着宋云初醒来。

宋云初身子微微一僵,她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了面前这一幕。

内心也是极其震撼的。

她小心翼翼想要起来,生怕吵醒了这个男人。

其实陆珩也很累。

宋云初很清楚这一点。

才想着让陆珩再睡一会儿,他眼底的乌青,都很明显。

“醒了?”陆珩坐了起来,直起身,听到了她的动静,立马就坐好了。

宋云初点点头:“你还累吗?要是困得话,在这边先睡一会儿吧。”

宋云初也很心疼陆珩的,毕竟也是一直在奔波,她都受不住,陆珩肯定也受不住了。

“我不累,今天做点什么?”

陆珩轻声道。

他要在这边陪着宋云初,一起吃饭,一起看电影,一起玩耍。

“你公司不忙吗?”宋云初轻声道,“今天我哪里都不去,就在家里,你先去忙你公司的事情吧,我又不是什么娇弱的人。”

宋云初这样说道,反正已经从困境之中抽身出来了。

她的心情也慢慢恢复了,根本不是之前那样,她希望陆珩也能好好的。

陆珩摇头:“不行,我必须在这里陪着你。”

“我让晚晚过来,可以了吧?”宋云初嗤地一笑,她知道陆珩这是不放心自己一个人在家呢。

才会这么说的。

她也不想陆珩荒废事业,不然的话,自己也就罪过了。

“这样也好。”陆珩的眼眸,微微沉了一下,他是要去处理一些事情,一些很要紧的事情。

不然的话,总有人觉得自己又行了。

宋云初说话的时候,微微抬头,她的指腹,落在陆珩的眉间。

她笑了一下。

“过来啊。”宋云初笑着道,轻轻抚摸了一下,“真好。”

这是她从前,很想要做的事情,但是一直以来,也都没有去尝试,如今算是很有机会了。

所以一次又一次,在试着去做。

“满意了吗?”陆珩笑着问道,看着她,“先让白晚晚过来吧。”

不等着人过来,陆珩绝对不会走的。

他现在根本不可能放任宋云初一个人在家。

他会担心死的。

宋云初点点头,开始给白晚晚打电话,这件事情,她谁也没有告诉。

要不是陆珩找到她,怕是宋云初死了,也都不会跟任何人说起。

她的电话,也是陆珩帮着弄回来的。

反正现在的一切,都是陆珩在照顾自己。

宋云初也知道,自己越来越依靠这个男人了,可没什么不好的。

陆珩看着她:“好了吗?”

他想要等宋云初完全恢复过来,再跟她谈谈一些事情。

他真的太想跟她在一起了。

就跟从前,宋云初奢求跟他在一起一样,两个人,亲密无间的。

白晚晚很快就到了,毕竟也是宋云初一通电话的事情,她看着还没有离开陆珩,僵了一下。

没有多说什么。

陆珩确定白晚晚到了之后,才离开。

毕竟他不会再放心宋云初一个人在这里。

会出事情。

……

陆珩回去陆家的时候,陆肆已经被制服了,他想要自杀,却没有发现,被控制的死死地。

陆肆跪在地上,整个人的神色都不太对劲。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陆肆微微抬头。

已经看到那个男人。

陆珩靠在门边,就那么看着他,用不可一世地眼神看着他。

陆肆知道他想要干什么。

“你动手吧。”陆肆轻声道,看着陆珩,“不管你今天要对我做什么,我都受着。”

陆珩走进来之后,解开了袖口的扣子,他先缓缓地将门关了起来。

等走到前面地时候。

一记拳头打了过去,稳稳地打在陆肆的脸上。

他也根本没有受着力道,三两下,就已经把人打的半死。

陆肆吃痛,却没有半点还手的样子,他由着陆珩打,由着他这样。

陆珩咬牙,冷声道:“不是很能耐吗?”

“噗。”陆肆的嘴角满是鲜血,他也不知该怎么去说话,反正由着陆珩打吧。

也许他打完了,出气了,也就好了。

陆珩狠狠的用力,又是一拳。

他没有说话,要把人打死的地步。

每一拳,都是在宣泄内心的愤怒。

门外,陆双被吓傻了,看到陆珩那般气愤回来的时候,其实心里也明白,肯定是出大事了。

可他不知道该怎么阻拦,甚至连跟陆珩说一句话的勇气都没有。

他这个父亲,做到这种地步,也算是稀奇了。

陆双在门外拍打着:“阿珩,你开开门,别再打了,不管怎么说,他都是你的弟弟。”

可陆双越是这也说,陆珩的力道越大。

他的拳头上,全是鲜血。

陆珩冷笑一声:“弟弟?我需要这样的弟弟吗?”

他的眼神之中满是轻蔑,只是一眼,就透着浓烈的不耐烦。

他抬脚。

狠狠地一脚踹了过去。

“废物东西。”陆珩怒道,“你可以借着陆家的手,来做这一切,你以为爷爷跟门外能废物,可以包庇你是吗?”

陆珩这话说的很透彻,今天就算是在陆家,就算是在陆家老爷子面前。

他也要这样做,他已经恨透了陆肆这个人。

被打的半死不活地人,微微露出一丝微笑。

“我不会反抗的,是我不对,我对不起你,对不起宋云初。”陆肆这样说道。

又想起了宋云初。

神色才稍稍变了。

或许让陆珩打一顿,或许让陆珩杀了自己也好啊。

门外,陆双的情绪越来越激动了,他真的很怕陆珩会失手把陆肆打死。

毕竟都是自己的儿子。

“你开门。”陆双沉声,“真要打死了,你也得偿命。”

这边陆双吼着,不远处陆家老爷子已经已经找了管家过来,拿着钥匙,想着这会儿把门打开。

陆家老爷子的手都在颤抖,他语重心长:“阿珩啊,消消气,别这样意气用事。”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