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大猫说精品小说 > 都市小说 > 嫁给全城首富后我飘了 > 番外04 河清海晏,山河永存(大结局)

宋瓷昨晚半夜接到韩湛的电话,听说珺珺跟徐骞他们带着外孙女回来了,她立马惊醒了。

宋瓷在视频电话里看到了外孙女盼归,她喜的连觉都睡不着。宋瓷索性起床下楼,叫醒蔡管家跟家里的帮佣们,让他们连夜将韩珺曾经住过的房间清理干净,换上干净的床品,迎接主人的归来。

外孙女的房间,被宋瓷安置在外孙黎远志房间的旁边,就在韩珺跟韩淼房间的楼下。

得知二小姐就要回来了,老一批的帮佣激动的差点哭了。新来的帮佣们只听说过二小姐的名字,只在全家合照上见到过二小姐的照片,他们还从没有见过二小姐真人呢。

这一晚上,御龙山庄的灯亮了一整夜。

天一亮,宋瓷便给韩淼和小儿子韩诤打电话,通知他们晚上务必赶回家吃完饭,见一见韩珺跟徐骞的女儿。

得知韩珺要回来了,韩淼跟韩诤都开心的不得了,忙撇下手里所有事,第一时间赶回了望东城。

中午一点五十分,韩湛的航班晚点近四十分钟才抵达望江山机场。

韩湛带着瞿盼归从vip通道口走出来,便看到了站在接机口的家人们,他们整齐的站成了一排,都在翘首以盼。

宋瓷站在队伍的最中间,左手边是韩淼跟黎傲,边上还有他们的儿子黎远志。宋瓷右手边是新婚燕尔的韩诤跟妻子周薇。

一伙人,都眼巴巴地盯着通道口。瞧见韩湛带着一个小少女走出来,宋瓷他们停止了讲话的声音。所有人的目光都默契的越过了韩湛,落到了他身旁那个小女孩的身上。

才11岁的小女孩长得却很高,都快到韩湛胸口了,约莫有一米五的样子。

女孩儿穿着一件紫色宽松版的羽绒袄子,配一条黑色束脚裤休闲裤,脚踩一双白色老爹鞋,斜挎着一只透明果冻包包,里面装满了五颜六色的糖果。

她的头上戴着一顶咖啡色贝雷帽,压住那一头张扬微卷的黑发。露在帽子下面的脸蛋非常的精致,鼻梁骨挺巧,粉红的双唇如同展开的羽翼,唇形精致,唇中还有一颗唇珠。

小小年纪便生得明眸皓齿,长大后必将是倾国倾城的绝色之姿。

宋瓷望着小女孩那双与韩湛酷似的灰蓝色双眸,她的眼睛里蒙上一层水雾,开口时声音哽咽,“小盼归,来外婆这儿。”

瞿盼归抬头看了眼外公。

韩湛朝她点了点头,道:“那是你外婆,旁边那个是你姨娘,另一个是你小舅舅和小舅妈。”

瞿盼归嗯了一声,这才朝宋瓷走了过来。

少女走路的姿态一点也不淑女,反倒有种霸气气场,让人莫名的想到武侠小说中那些年少成名的少主。

瞿盼归站定在宋瓷面前,她仰头望着宋瓷,露出明媚璀璨的笑,“外婆,盼归终于见到你了!”

宋瓷一把抱住盼归,手指颤抖的抚摸着瞿盼归的头发。“孩子,外婆好多年没像这一刻这么开心过了。”

盼归:“那以后的每一天,都会像今天这么开心!”

“好孩子!”

嘴真甜!

韩淼跟韩诤走过来将宋瓷和瞿盼归一起抱住,瞿盼归注意到小舅妈周薇站在韩诤的身旁,她朝周薇眨了眨眼睛,说:“小舅舅,别冷落了我小舅妈啊!”

“古灵精怪!”

一家人这才分开,上车回家。

韩家用满汉全席迎接瞿盼归的到来。

傲胜大陆的饮食习惯跟地球完全不同,瞿盼归吃什么都新鲜。

她一顿饭吃了两个小时,将桌上那二十几道菜吃得干干净净后,才歪着头问宋瓷:“外婆,还有吗?”

宋瓷表情古怪地盯着外孙女那平坦的肚子,心想邪门了,她吃下的这些菜都跑哪儿去了?不止宋瓷好奇,就连韩湛跟韩淼他们都是一脸诡异的表情。

韩湛最沉得住气,他拍着瞿盼归的肩膀,告诉她:“外公家里别的没有,就钱多。盼归想吃什么,想吃多少,咱家都有!”

瞿盼归咬下手中的一个螃蟹脚,她说:“那再来几盘!”

“好!”

佣人又端上来六七盘菜,厨房里的厨子还在继续做。

一顿饭从下午三点钟吃到了六点钟,瞿盼归吃饱的时候,做菜的厨子手膀子都酸了。

黎远志偷偷跟他妈咬耳朵,“妈,表姐是饭桶吗?怎么这么能吃?”

瞿盼归耳朵机灵,听到了黎远志的话,她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像个小霸王一般朝黎远志吼:“小家伙!骂谁饭桶呢!”

黎远志神色一僵,但他也不是个怕事的,他指着桌上的残羹,开启嘲讽模式,“你看你这么能吃,是猪吗!”

瞿盼归朝韩湛眨了眨眼睛,茫然地问道:“外公,猪是什么?”傲胜大陆没有猪。

韩湛撒谎不脸红,说:“是一种很可爱的动物。”

宋瓷嘴巴一抽,别有深意地看了眼韩湛。为了哄外孙女,你这撒谎的本事又渐长了。

瞿盼归看黎远志的眼神顿时不同了。

还从没有人说过她可爱呢。

冰域大陆的人都很怕她,私下里管她叫做‘小魔女’,因为她天生法力高强且手段凶残,除了大师兄宴清修,就没有人敢跟她玩。

第一次被人夸可爱,瞿盼归竟然脸红了。

她走过去一把搂住黎远志的肩膀,拍着胸脯说:“小家伙,看在你这么有眼光的份上,以后本少主罩着你!”她用力的拍了拍黎远志的肩膀,说:“跟着我,吃香的喝辣的!”

黎远志被她拍的肩膀骨头都要碎了。

这真的是个小怪物。

“...好啊。”

黎远志好不容易才从瞿盼归的魔爪下逃脱,他偷偷地躲到后院里拉开肩膀上的衣服,看到自己的肩膀都被瞿盼归给拍紫了,暗自发誓以后绝对不能招惹表姐!

表姐凶猛!

瞿盼归的到来,为韩家增添了许多生气,这寒冷的冬天似乎都变得温暖起来。

但韩珺跟徐骞一直还没有回来。韩湛嘴上安慰着瞿盼归,说徐骞跟韩珺本事高强不会有事,时候到了自会回来,但韩湛心里还是很担心他们的。

腊月二十八这天的晚上,有人深夜敲响了韩家庄园的大门。警卫打开门,看到了一对年轻男女站在门口,认出这两人是二小姐跟韩家的姑爷,他激动的嘴唇直哆嗦。

“二、二小姐!”“二小姐回来啦!”

警卫一声惊呼,惊动了在附近巡逻的警卫。

那时是夜里十二点半了,韩湛跟宋瓷都已睡下了,他听到楼下有人在喊二小姐回来了,惊得一个挺身坐了起来。

韩湛推醒宋瓷,说:“珺珺他们好像回来了!”

宋瓷立即惊醒。

外面在下着雪,两人从卧室里坐电梯下楼,连伞都不打便一头冲进了寒冷的风雪里,朝着庄园大门的方向跑了过去。

石板路上有一层积雪,深夜无人打扫,韩湛穿着室内拖鞋,一脚踩在石板上的时候打滑了。他一屁股摔在地上,那一摔,有种尾脊骨都快要碎了的剧痛感。

人老了,不如年轻时候,更不像是几岁的孩童那般扛摔。老人偶尔摔一跤,那是能要命的。

韩湛摔在地上,半边屁股都快要没了知觉。

宋瓷忙停下来伸手去扶他。“老韩,还能起来吗?”

老人摔跤后是不能随便搀扶的,宋瓷知道这个道理,因此也不敢强行拉韩湛。

韩湛将一只手放在宋瓷掌心,他说:“别担心,我自己来。”他坐在地上缓了会儿,等那股疼劲散去,这才借力慢吞吞地站起来。

韩湛还没站稳,就发现有两道黑影笼罩在了他的面前。他停下起身的动作,缓慢地抬起头来,望着身前的那对年轻人。

韩珺来到地球后,换回了她原本的容貌。

韩湛盯着韩珺的脸。

十年过去,女儿还是他记忆中年轻貌美的模样,穿着一件黑色长款羽绒服跟徐骞站在一起,就好像从来没有离开过一样。

仿若这十年的分别,只是幻觉。

韩湛突然低下了头,望着地上洁白的积雪,低着头对宋瓷说:“瓷宝,你仔细看看,咱们面前是不是站着人?”

宋瓷鼻头一酸。

她含泪望着站在眼前的女儿女婿,流着泪说:“老韩,这次是真的,珺珺真的回来了。”她知道,韩湛是怕自己看错了,怕这一切都是他的幻觉,所以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听到宋瓷的答话,韩湛这才敢抬头直视韩珺。

十年啊!

整整十年!

这十年,他想女儿想的想哭!

韩珺望着老去的父母,没有人心的她却感到心痛的滋味。

韩珺步伐僵硬地走到宋瓷跟韩湛的身前,她喊了声妈妈,这才弯下腰扶住韩湛的胳膊,破音喊道:“...爸!”

韩湛顿时就哭了。

老男人哭起来声音非常的悲怆,他抬手抚摸韩珺那光滑的脸蛋,痛哭淋涕。“珺儿,珺儿你回来了,你终于回来了。”韩湛握着韩珺的手,将韩珺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爸爸老了,爸爸还以为这辈子都看不到你了!”

韩珺终是跪在父母身前放声痛哭出来,“爸,是女儿不孝!”

“快起来,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了!”

宋瓷跟韩湛将韩珺紧紧抱住,三人跪在雪地上痛哭了一场。

一家人终于团聚了,这一个年,韩家过得特别热闹。韩珺与韩淼韩诤十二年未见,阔别重逢的姐弟三人再也不会像年少那样见面就互怼。

他们客客气气地相处了两天就又恢复了本相。

大年三十的下午,韩湛让他们三姐弟贴对联,韩珺写的字最好看,便负责写对联,韩诤跟韩淼便负责贴。

贴对联的时候,韩珺站在门框下,指挥韩淼跟韩诤贴对联。

“歪了!”

“上一点。”

“下一点。”

韩珺怎么看都不满意,韩淼跟韩诤被韩珺指挥的没了脾气。

韩淼一巴掌将对联按在门上,站在凳子上,回头骂韩珺:“韩珺你找打是不是!一会儿上一点,一会儿下一点,是你眼睛不好使还是嘴巴不好使?”

韩珺下意识回呛:“是你们手残!”

韩诤也撩袖子不干了,“不干了不干了,就你厉害!”

骂完,三姐弟对视了一眼,突然又笑了起来。

徐骞黎傲跟周薇三人站在远处无奈地看着这一幕,徐骞跟黎傲的脸上都露出了怀念的神态,周薇问他们俩:“两位姐夫,韩诤跟两位姐姐从小就是这种相处模式吗?”

黎傲点了点头,“嗯。”

徐骞告诉周薇:“他们三姐弟很喜欢互掐,有他们在的地方,就别想安静。”

这次过年韩家特别热闹,韩跃云两口子从舜臣市赶了过来,韩旺旺与江臻两口子也来了。千防万防,他们的女儿江笙最后还是被颜江家家的颜瑾瑜给拱走了。

小两口三年前生了一个可爱的女儿,叫颜娇娇。

江臻的儿子江擎还没结婚,他是个工作狂,对恋爱没有兴趣,也可能是还没有遇到对的人。江擎跟姐夫颜瑾瑜从小就结下了梁子,现在关系依然很差,见面就互相嘲讽。

韩跃云的小儿子韩澈(韩军军)也结婚了,老婆是一名大学教授,两人有一个18岁的儿子叫韩钰,在国外读书,今年没回来过来。他们两口子也随着父母一起来了小表叔韩湛家里过年。

韩让跟南烟烟也来了,他们的女儿韩以善成了考古专家,跑去西安工作去了,得正月初五才回来。

宋翡跟颜江在团年饭前才赶到御龙山庄。

颜江从公安局退休后又干起了老本行成了一名演员,他年轻时候因为模样长得太俊限制了戏路,如今老了没有了偶像包袱,五年前演了一部历史电影,没想到还得了个影帝奖。

颜江昨天在京都录制春节联欢晚会,所以他跟宋翡是最迟赶到韩家的。

这一大家子人凑到一起,得有二十几口人。好在韩湛家的餐厅够大,二十几人分两桌而坐也不觉得拥挤。

韩湛实在是开心,在席间喝了许多酒,等年夜饭吃完,韩湛也醉了。

吃完饭后,黎傲两口子带着黎远志回半山别墅去,还得陪黎离跟苏蓓蓓吃团年饭。韩让跟南烟烟也回孤儿院去陪那些孩子们过年。

瞿盼归闹着要放鞭炮,但韩湛喝醉了,没法陪瞿盼归去玩,便让颜江跟宋翡他们带着瞿盼归去放烟花。

韩家采购了许多环保烟花,瞿盼归将那些烟花摆成了一排,胆大包天的她跟着颜江他们一起点燃烟花。

砰砰砰——

这一夜,御龙山上的烟花响了半夜。

韩湛醒了酒,坐在泳池旁的长椅上,裹着他的军大衣,吹着寒风,手里捧着保温杯,身旁坐着他最爱的女人。

韩湛目光温和地注视着满院子的后辈子孙,他握住宋瓷的手放在自己大腿上拍了拍,叹道:“瓷宝!”

老了后,韩湛很少这样叫宋瓷了。

宋瓷比韩湛小10岁,今年58岁,韩湛叫她瓷宝已经不合适了,叫老婆子又显得她太老了,叫孩子妈又觉得不亲密,多数时候都管她叫宋宋。

宋瓷听到这声瓷宝,她抬起头来,目光平和地注视着韩湛。“突然这么肉麻,想做什么?”

韩湛像是有千言万语想说,却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他最后只是将宋瓷的手放在唇边亲了亲,有些感慨的说道:“仔细回想我这一生,一切,好像是从遇见你开始,才有了惊人的变化。”

“都不敢想象,如果没有你,我的一辈子会是什么样子。”

宋瓷已经很少再去想上一世的事了,她知道没有她的韩湛会过怎样的日子。

他会一个人孤独一辈子。

宋瓷撒了个谎,她说:“那你大概也会遇到另一个合你心意的女孩子,与她成婚,生孩子。”

韩湛闻言摇头。

“不会的。”他灰蓝色的眼睛略显苍老,可凝视宋瓷的目光却很深情。韩湛用额头抵着宋瓷的额头,他说:“你是我,上穷碧落下黄泉都要追逐的那个人。没有你,我是不可能幸福的。”

宋瓷感受到了一丝甜蜜。

她望着头顶盛开的烟花,靠着身旁男人的肩膀,她说:“韩湛,努力再活二十年,我陪你去踏遍华夏山河。等哪天你走不动了,想停下来歇息了,我也陪你。”

她想陪韩湛在每一个夜晚入睡,也想陪韩湛入土为安。

韩湛听懂了宋瓷的暗示,他反握住宋瓷的手,允诺她:“好!”

“外公!要跟外婆一起来放孔明灯吗!”瞿盼归拿着一盏电子孔明灯,站在远处喊他们一起去放孔明灯。

韩湛拉着宋瓷站起身,“走吧,去放孔明灯。”

“外公,放孔明灯要许愿哦!”

“知道!”

大家各自提笔在纸上写上心愿,藏在孔明灯里,然后放飞一盏盏孔明灯。

飞升到空中的孔明灯,宛如一颗颗星星,指引着华夏大地上那些无家可归的亡魂找到回家的路。

瞿盼归问韩湛:“外公,你写的什么啊?”

韩湛沉吟片刻,才说:“河清海晏,山河永存。”

这是外公一生最大的愿望,也是韩湛最大的愿望。

韩湛拍拍外孙女的羊角辫,又问她:“那你呢,盼归。”

盼归抿着嘴笑了笑,才举起拳头说:“登最高的山,喝醉烈的酒,泡最俊的小哥哥!”

“哈哈哈!”

------题外话------

好了姐妹们,大结局了。

其他的番外就不写了,否则就跟裹脚布一样,写不完了。

新书咱们约定4月22日(地球日)首发吧,看完书的留个脚印打个卡吧。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